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再觅春光最新章节!

    梁墨辰脑中的警铃嗡嗡作响,脑中不期然的,再次晃过沈嘉柔我见犹怜的面容。

    强烈的情潮汹涌而来,他慵懒睁眼对上她愠怒的眸子,手臂一伸直接将她拽到自己身上,用力摩挲她胸前的柔软:“昨晚在办公室睡的,不信你问小李。”

    小李其实不小,今年已经30岁的她已经是两个小孩的母亲。长得不太对得起观众的模样,但做事勤快认真,尤其是在监督梁墨辰这事上,比姚眉更加上心。

    所以一听他提小李,姚眉咕哝一声算是信了。

    缠绵片刻,保姆在门外作死的敲门:“少夫人,小公子又饿了。”

    姚眉闻言,心急火燎的将梁墨辰的手从裙底下拿开,起身跑了出去。

    梁墨辰意兴阑珊的爬起来,正好公司那边来了电话,结束通话,洗漱一番午饭都没吃就走了。

    t市已经数日不曾下雨,到了中午,空气更是闷热难耐。

    沈嘉柔昨夜从会所步行回到青旅,天都亮了。她睁着眼翻来覆去的躺在床上,来自四肢百骸的痛感,针尖似的的扎在心头。也戳破了她对新生活的所有臆想,狰狞露出残酷的本来面目。

    翻身坐起,从枕头下摸出老旧的滑盖诺基亚,她使劲咬着唇,到底忍不住给托儿所的老师发了条短信,询问女儿的情况。

    女儿自小体质就差,刚来这边还没熟悉环境,就让自己扔去托儿所,她终归内疚。

    老师的短信回复很快,说她非常乖,晚上睡觉都不哭。沈嘉柔感激的回了好几个谢字,浑身发酸的从床上爬起来,开了计算器盘算卡上的余额。

    即使拼了命的缩减开支,卡上的钱也不足以支撑她们母女,吃饱喝好的在t市生活上两个月。

    叹了口气,双腿发颤的下床去洗漱,换上衣服再次赶去人才市场。

    依旧没有适合的职位,哪怕是简单的公司文员,对方都要求她必须出示学历证明。磨蹭到人才市场关门,沈嘉柔无处可去,昏头昏脑的迈着灌了铅的步子,去了托儿所。

    正是下午放学的时间。沈嘉柔向门卫出示接送卡,来到女儿的教室门外,生生愣住。继而发疯地冲进去,抱住缩在角落里,早已哭成泪人的女儿。

    “沈依依妈妈,你是要来接孩子吗。”保育老师唬了一跳,急急来到她的身边,解释道:“刚入园会哭闹是很正常的,如果你不是来接她,周末之前最好不要出现。”

    沈嘉柔胸口一滞,抱着女儿的手下意识的紧了紧,仰起头问道:“为什么短信里不告诉我这些。”

    “既然办理全托,肯定要有这样的一个过程。你一来岂不是打乱了我们的工作。”保育老师脸上闪过一抹不悦,但没表现出来:“今天既然来了,就先把她接回去,明天送来后一直到周末,才可以再见她。”

    沈嘉柔张了张嘴,心脏剧烈的收缩着,却是一个字都说不出口。

    抱着抽抽噎噎的女儿从托儿所出来,她茫然的望着眼前车水马龙,眼睛涩涩的疼。

    “妈妈,我饿。”沈依依小小的胳膊,费力圈住她的脖子:“依依想外婆。”

    “依依乖,妈妈带你去买吃的。”沈嘉柔摸了摸荷包,安抚的亲了亲女儿的脸蛋:“依依中午吃的什么呀。”

    “稀饭。”沈依依一脸鼻涕眼泪的哼哼:“依依要外婆。”

    “依依乖,我们先去吃东西好不好。”沈嘉柔已经有点不耐烦,只是还能克制住情绪。

    才两岁多的沈依依,依旧执着的要外婆。在她的意识里,有了外婆晚上睡觉不害怕,有了外婆就不会饿肚子。比起妈妈,她更想和外婆在一起。

    “停!”越来越嘹亮的哭声,搅得沈嘉柔心烦意乱:“你再哭妈妈就不要你了。”

    “我要外婆,要外婆。”沈依依哭的撕心裂肺,眼泪鼻涕又糊了一脸,小嘴张的大大的,嚎的连气都喘不上来。

    沈嘉柔生气的吼了几句,不见奏效,只好抱紧她匆匆跑进一家小杂货铺,给她买了一盒两块多钱的牛奶。然而沈依依还在哭,要外婆的同时还要奶瓶。

    “你闹够了没有,再闹我真的不要你了!”沈嘉柔板着脸,看着女儿因为受了惊吓,而害怕惊慌的样子,忽然觉得绝望透顶。丝丝恨意在心底滋生,转瞬蔓延开来。

    她很后悔生了她!

    空气凝滞一秒,沈依依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