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再觅春光最新章节!

    “谦然,有话就挑明了说,这么云山雾罩的多没意思。”梁墨辰端起茶杯,目光望向庭院里盛开正艳的凌霄,英挺的眉眼间浮起丝丝不耐烦。

    傅谦然曲起手指,没设么节奏的在膝上叩了几下,一双总是充斥着冰冷的幽深眼眸,静静的望着他:“如果我没记错,毕业之前你有意避开姚媚,跟嘉柔在一起过。”

    “那又怎样?不过是你情我愿的事,嘉柔都没找我要说法,你上哪门子火。”梁墨辰的语气瞬间变得恶劣:“再说了男女朋友在一起,不做~爱难道盖被子纯聊天不成。”

    傅谦然手上的动作微顿,忽而清浅笑开:“从孩子的年纪看,很有可能是你的女儿。”

    “傅谦然我警告你!”梁墨辰压低嗓音,黢黑的眸子瞬间冷了下去:“这事你必须给我烂在肚子里,姚媚还在哺乳期,真出了什么不可控的事,别怪我不客气!”

    傅谦然淡定的看着他愤怒的样子,悠然控制轮椅转身。

    当初姚媚说,沈嘉柔逃走后,第一个找的就是梁墨辰,两人甚至在一起痴缠了整整一个月。他不信,所以这些年,不管上天入地,心里就只有一个坚定而执着的念头,找到沈嘉柔。

    若不是无意间,在国外遇到和沈嘉柔同城的刘思琪。他还不知道,沈嘉柔从未踏出国门一步,还嫁给了个一事无成的二婚男。

    真是可笑的结果。

    梁墨辰目送他走远,心里隐约升腾起古怪的念头。以他对傅谦然的了解,这一番没头没脑的话,绝对不是无的放矢。

    难道沈嘉柔当初跟自己在一起市,真的怀上了孩子?

    突然涌上脑海的念头,吓了他一跳。端起茶杯又喝了一口热茶下去,慌乱的情绪渐渐平静下来。自己背着姚媚跟沈嘉柔私会那阵是2月,真是那时候留的种,预产期应该在次年5月左右。照这个算,沈嘉柔的女儿应该是两岁一个月,而不是两岁半左右。

    理清思绪,梁墨辰也就安了心,同时迅速将沈嘉柔如今的手机号忘掉。原本他就觉得,突然遇到沈嘉柔有些诡异,这会更加确定自己的想法,她回来肯定有别的目的。

    回到公司,梁墨辰到底忍不住,主动给姚眉打了个电话,询问孩子的情况,仿佛只有这样,才能减轻心底的不安。

    姚眉接到他的电话,既感动又开心,絮絮叨叨的说了一番儿子,语气一变,忽然道:“我想见你……”

    “让司机给你备车。”梁墨辰听出她的暗示,嗓音沉沉的笑开:“穿漂亮点,我要看你穿丝袜。”

    “都老夫老妻了,弄的跟偷情似的。”姚眉揶揄他一句,愉快挂了电话,兴冲冲的去梳妆打扮。

    这头,梁墨辰收起手机,想着姚眉胸前愈发汹涌的沟壑,顿时有点心猿意马。

    可他不知道的是,此时沈嘉柔正抱着女儿,艰难的从他脚底的街道上走过。

    天气很热,沈依依身上的衣服没多会就汗湿了。沈嘉柔担心她出痱子,找了个阴凉的地方,打开随身的包,拿出一套小裙子给她换上。

    “依依很漂亮。”沈依依开心的搂着她的脖子,咯咯笑开:“妈妈也漂亮。”

    “可是妈妈好累。”沈嘉柔敷衍的笑笑,收起她汗湿的衣服。

    沈依依歪着小脑袋,有些胆怯的靠过去,嗓音软糯的说:“依依给妈妈捶捶。”

    沈嘉柔心中一动,难得温柔亲了亲她的脸蛋,跟着牵起她的手,慢慢往前走:“那依依答应妈妈,不要总是哭鼻子好不好。”

    “好!”沈依依脆生生的答:“不哭了。”

    沈嘉柔偏头看她小小的身子,心底仿佛生出一股强大的力量,俯身将她抱了起来:“妈妈是不是很凶?”

    沈依依摇头,两只小手不安的绞在一起:“不是。”

    沈嘉柔看着女儿被自己吓怕的样子,禁不住重重的叹了口气。回到青旅附近,时间已经接近中午,她算了下荷包里带的钱,给女儿买了一碗混沌,自己买了两个白馒头,一身疲惫的进了家网吧。

    住青旅总不是长久之计,当初之所以要来t市,不是因为她对这个城市有多熟悉,更多的害怕。她选择逃离,但却没有勇气,去一个人生地不熟的地方,重新开始生活。

    网上出租的房子,大多是合租。就算有单间,也是那种用胶合板隔出来的鸽子笼,对她来说根本不适合住。翻了大半天,总算看到就在这附近,有单...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