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再觅春光最新章节!

    老陈朝房里瞄了一眼,面色凝重的点点头:“人都来了,你还是见见比较好。”

    “行了,你没跟他们汇报什么吧。”周泽低头把烟掏出来,拿了一支递过去:“那群小子知道他们的老子来不,要是知道这事我就不插手了。”

    “没让说,猴子和农夫在那边看着呢。”老陈打火把烟点着,烦躁的抽了一口:“你说这叫什么事,不是大水冲了龙王庙嘛。”

    周泽拍拍他的肩膀,从车上把手杖拿下来,平静推门进去。

    办公桌一侧的沙发上,坐着两个面容冷峻的男人,见他进来齐齐起身招呼:“老周。”

    周泽摆摆手,随意坐到两人对面,顺手把自己的烟丢过去:“你们想怎么处理,画个道出来,省得一会老子做过了,你们心疼。”

    “养不教父之过,这事我和老许的意见一致,你想怎么管就怎么管。”说话的是南田分局的杨局,坐他身边的是分局刑警队的许副队长。

    “得了,有你们这句话我就试着管管。”周泽吐出一口烟,若有所思的沉吟两秒,又道:“你们可以隔着窗子看看,但不能插手,没有问题吧。”

    杨局和许副队长点头,各自拿了烟点着,沉默抽起来。

    周泽回头瞅一眼不敢坐下的老陈,起身,神情凝重的推开隔壁的房门。

    “三哥,人都在这里了。”瘦猴说话的同时,递给他一只文件袋:“一个没漏,先前被打伤的几个,已经做了简单处置,不会有生命危险。”

    周泽不置可否的接过来,拄着手杖慢慢走上前,垂眸环视底下鼻青脸肿的十来个学生。

    他静静站在那里,身上杀气外泄,冰冷的眼神犹如一阵寒风扫过,整个房间空气仿佛瞬间凝固下来,冷飚飚的压迫着众人的神经。

    其中一个胆子稍大的男孩,额上冷汗淋漓的张嘴:“三……”

    剩下一个哥字还没出口,撞见他阴鸷的目光后,顿了顿,调子一转生生变成:“三……爷。”

    周泽挑眉,眼神淡漠的扫他一眼,吐出一口浓烟,笑了:“杨定波,南田分局杨局长的公子,暑假结束便升入高三,我没记错吧。”

    此话一出,杨定波顿时面如土色,浑身控制不住的颤抖起来:“三……爷……”

    在场的其他人亦吓的魂飞魄散,都说南田三哥无所不知无所不能,黑白两道的人都惧他三分,果然不假。

    周泽眯起眼眸,洞悉一切的犀利目光再度巡视一圈,又笑:“许忘尘,南田刑警队副队长之子,暑假结束升高二;莫占聪,南田司法分局宣传科科长之子,刚刚参加完高考;唐锦书……”

    一个个名字念下去,包括父母的职业家庭住址,什么都没漏。念完,屋子里静得落针可闻,不多时便有人哭了出来,看起来吓的不清。

    “哭什么?听说你们成立了个帮派,叫‘太子帮’还是‘杨门’来着,一个月之前为了替兄弟的父亲出气,拿着锤子把人家手机店的卷闸门砸了。就在前天,你们当中还有人把退役的军犬打伤,丢到我家老宅的门口,有这回事吧。”周泽慢条斯理的摸出支点着,惬意的抽了一口:“知道今天怎么会到这里吗。”

    “知道。”

    “不知道。”

    底下的声音弱弱的,几乎都垂着脑袋,一个个如坐针毡。

    “不知道也没关系。违法犯纪,你们的一辈子将会被刻上污点,别说上学了,就是出门都要被人指着脊梁骨骂。”周泽皮笑肉不笑的盯着杨定波:“何况你们当中,有的父亲当官,有的父亲是老师,什么叫坑爹,你们这样就叫坑爹。”

    周泽说完,顿了顿继续道:“我还听说,你们想跟着老子混。混,不是不可以,看在你们这么有诚意的份上,给你们三个小时的时间,谁把我出的题目解了,我以后就罩着谁。”

    “三……爷,要是解不出来呢。”杨定波战战兢兢的问:“您会放了我们吗。”

    “放,当然放了。”周泽脸上浮起喜怒莫辩的笑:“放到派出所,给你们一个个全备案上。”

    语毕,周泽在此起彼伏的抽气声中,从文件袋里取出纸笔,飞快写下题目,跟着大手一扬,手中的水性笔飞过众人头顶,整支没入墙内。

    “允许你们讨论,允许你们求助,三个小时做不出来,别怪老子不客气!”周泽嗓音一肃,沉着脸往门外走,到了门口他脚步一顿,回头阴测测的说:“老子许久没有杀人了,你们也可以试试从这里逃出去。”

    哭声和抽气声再度响起,周泽朝农夫和瘦猴打了个眼色,毫不犹豫的抬脚出了房间。

    回到隔壁,周泽刚坐下,就听杨局说:“老周,咱借一步说话。”

    抬眸扫一眼许副队长,周泽点点头,留下老陈在这边盯着,起身领着他们去了另外的房间。

    “什么事,你俩私下来见我,小心回头被人举报。”进去坐下,周泽不咸不淡的开了个玩笑:“南田分局领导跟混子称兄道弟,这个名声可不好听,轻则丢了乌纱帽,重则搞不好还得去纪律委员会喝茶。”

    “你这张嘴,什么时候能说点正经的。”杨局苦笑,转头从自己的公文包里,拿出一只证物袋:“我跟老许商量下,觉得这事通知你比较妥当。”

    周泽面色稍沉,接过证物袋摸了两下,眼皮一跳,当即将里面的东西倒出来,放到掌心仔细端详:“这东西怎么来的。”

    杨局点了根烟,说:“昨天上午,渝州路发生一起严重的交通事故,兄弟单位的同事在处理事故时,在事故车上发现的,开车的两人当场死亡,而且脑袋全碎了,车上遗留了数份身份文件,我们暂时还无法确认真实身份。”

    “哪里的车牌?”周泽深深蹙起剑眉:“车内还有什么证物。”

    杨局和许副队长对视一眼,相继起身:“t市车牌,证物还有不少,这次我跟老许破例,让你亲自过去看。”

    “那我就谢谢两位领导了。”周泽也站起来,随他们一道出了房间,坐上杨局开来的私家车,出发前往刑警队。

    证物确实不少,可惜车祸太过惨烈,部分已经无法拼回原形。但周泽凭着丰富的枪械知识,还是轻易认出,当中有标配的95式配件。

    将信息传给老七,周泽从刑警队回来,听瘦猴说那帮小子又是打电话,又是上网,还没把题解出来简直哭笑不得。

    在外间闲话几句,他敛去笑意,阴沉着一张脸开门进去。

    打电话的,上网的,见他进来全部都停下动作,一个个汗流浃背的看他。

    “时间差不多了,你们挺能啊,书没怎么读好,当混子十来个还打不过我一个兄弟,跟废物有什么区别。”周泽淡淡挑眉:“念在你们初犯,这次暂时饶你们一次。”

    “三……爷,你能不能把题目给我们解解。”杨定波仗着自己的老爸是局长,胆子稍稍大一些:“不会你也也解不出来吧。”

    “好小子,别以为老子不知道你的心思。”周泽愠怒,冷冽如刀的眼神在他脸上停住:“三角函数你都算不出来,还好意思跟老子叫板!”

    骂完,他拄着手杖走过去,抽走自己先前写下的题目,朝农夫使了个眼色,凌空接住飞过来的水性笔,刷刷写起来。

    写完,顺便又把下面的翻译部分,用英语念了一遍。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