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莫晗跟周远安约好了时间,下午她去接莫小杨放学,晚上会去常驻酒吧唱歌,让周远安上完课下午的课就过来捧场。

    周远安来得还算准时,莫晗开始唱第二首歌的时候,看见他推开酒吧的门风尘仆仆地从走了进来。

    莫晗一边拨弄吉他,一边朝他吹了个口哨。

    周远安穿过人群,走到距离舞台最近的座位,向服务生要了杯白开水,坐下来静静地听着她唱。

    莫晗的眼睛也无时无刻不追随着他。

    今夜是国庆长假前的第一天晚上,酒吧正热闹,来往的人熙熙攘攘,举杯交碰的欢呼声很容易压过她的歌声。

    莫晗闭上眼,身体随着空灵的音乐放松下来,脑海里构造出一个只属于自己的世界。

    “我看过沙漠下暴雨

    看过大海亲吻鲨鱼

    看过黄昏追逐黎明

    没看过你

    我听过荒芜变成热闹

    听过尘埃掩埋城堡

    听过天空拒绝飞鸟

    没听过你

    我拒绝更好更圆的月亮

    拒绝未知的疯狂

    拒绝声色的张扬

    不拒绝你”

    这是她听过最简单却也最动听的情话。

    只可惜一直没遇到过一个跟这首歌一样美好的人。

    唱得就只剩下情怀了。

    演唱结束后,莫晗从酒吧后门离开。

    没等一会儿,周远安也跟了出来。

    他第一句话就解释:“抱歉,下课之后学生会的人突然通知我去复试,所以来晚了。”

    “效率这么高?”莫晗惊奇道,“上午才面试,下午就复试了?”

    “是啊。”

    莫晗笑笑,问:“那结果怎么样?”

    周远安说:“不知道,秘书长说国庆回来才通知结果。”

    “嗯,那就静候佳音吧。”

    莫晗跟乐队成员打了声招呼,待会儿不跟他们一起去喝酒撸串,周远安直接送她回家。

    从酒吧到车站之间有一段绕来绕去的小路,周远安记不太清,莫晗牵住他的手领着他走。

    这个地方的车站规模小,没有多少人流量,站牌也只有两路车,平均十五分钟才经过一趟。

    莫晗把手提包丢给周远安,懒洋洋地找了个位置坐下来。

    她奔波了一整天没歇过,两只眼皮子疲惫地耷拉着,视线漫无目的地四处飘散。

    华灯初上,街头小巷也刚开始热闹起来。

    车站对面是一排挨得紧紧的居民楼,油漆经过风吹雨晒,已经大面积掉色脱落,却平添了一分生活的烟火味。

    近年很多户人家开始做小旅馆生意,莫晗放眼望去,密密麻麻的招牌令人眼花缭乱,清一色的红底大白字,条件稍微好点的则用上了灯箱和霓虹。

    红城旅馆、兴隆学生住宿、大众宾馆……数不清有多少家,全是过目就忘的名字。

    远处,一对喝醉了的男女互相搀扶着走进其中一家宾馆里,搂搂抱抱,姿势非常暧昧,不用猜都知道他们是去干什么的。

    莫晗打了个哈欠,散漫地收回目光。

    她转过头,才发现周远安的视线也目不转睛地望着那个方向。

    他不知在发什么呆,莫晗伸手到他眼前晃了两下,他才回过神。

    莫晗笑笑,忍不住调侃,“干嘛,羡慕人家?”

    周远安说:“没有。”

    “那你还看着人家?”

    周远安不接话,过了几秒才说:“我想要的话,你给么?”

    他说这句话时的语气仍旧平平淡淡,并没有任何调戏和轻佻的意味。

    莫晗的脸却因此发烫,不客气地挥了他一拳头,“男人都一个德性,才多久就想上床。”

    周远安轻笑不否认,抓住那只被风吹得冰凉的手,塞进自己外衣口袋里。

    他们运气还不错,没坐一会儿车就来了。莫晗忙不迭拉起周远安,跟在几个零零散散的归人身后上车。

    她身上没带够零钱,将三张纸币攥得皱巴巴的塞进去,公交车师傅没注意到,让她蒙混过关了。

    莫晗有点心虚地推着周远安往最后一排走,坐靠窗的位置。

    车缓缓前进,开上主道。

    她自然而然地将头枕在周远安的肩上,目送着一幕幕城市夜景飞速倒退,心情还不错,忍不住哼起小调来。

    从窗户的缝隙里钻进的微风,将莫晗的歌声伴随着她飘扬的长发,一起送到周远安的耳边。

    他听了一会儿,说:“我很喜欢你在酒吧里唱的那首歌。”

    莫晗回头看他,弯起嘴角,“好听吗?”

    “嗯。”

    “是歌好听还是我的声音好听?”

    “都好听。”

    莫晗经不得夸,尾巴立刻翘上天了,“那当然,从初中开始我就是当仁不让的音乐课代表。”

    周远安捧场地鼓鼓掌,“是是。”

    “说起来……”她慢慢地将头靠在他的身上,状似不经意地提起:“你还记得我们一个初中同学吗?叫陶悦。”

    周远安想了想:“记得。”

    莫晗试探性地问:“你跟她关系怎么样?”

    周远安说:“做过一段时间同桌,了解不深。”

    “是吗?”莫晗若有所思地点点头,又问:“那她辍学之后你们还有联系吗?”

    “没有了。”周远安不解地看着她,“怎么突然问这个?”

    莫晗微微叹了口气,说:“我初中时不懂事,经常欺负她,也不知道她现在怎么样了,想找个机会跟她道个歉……”顿了顿,“你没她联系方式就算了吧。”

    周远安不动声色地点了点头,没说话。

    *

    第二天晚上,莫晗依旧在酒吧唱歌,节假日有双倍工资。

    周远安全程在舞台下陪同,表演结束后,莫晗第一次正式以男朋友的身份将他介绍给大家。

    乐队其他人也不是第一次见周远安了,一回生二回熟,早在他当众亲了莫晗的那天,就预料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既然不是外人,就没必要啰嗦客套了,一伙人直接定了地点,浩浩荡荡地杀到大排档去。先点了份全羊火锅,又让老板搬上来整整一箱啤酒,开始大吃大喝。

    大k打嘴炮是厉害,吹得自己多么神通,可实际上没喝几瓶就醉了,坐都坐不稳。

    周远安除了猪牛鸡鱼,吃不惯别的肉,因此饭桌上没怎么动筷子,只顾着喝汤。

    大k不了解他的忌口,给他夹了好几块羊肉,却遭婉拒,顿时气急跳墙,指着周远安的鼻子大骂:“好你个小子!”

    众人以为他要发酒疯,连忙站起来拉住他,却听他醉醺醺地说出下一句:“不错!有气魄!”

    “……”

    大家一头雾水的时候,他又倒回座位上,继续大喊:“咱们莫爷守身如玉二十年,就被你一举拿下了,这也算是个世纪创举啊!快说,你用了什么妖法!”

    作为他话题中的女主角,莫晗不说话都嫌丢人,她夹了一条青菜放进周远安碗里,轻声说:“他就喜欢自导自演,别搭理他。”

    不巧又让大k听见了,他虎着脸,不满地嚷嚷起来:“凭什么不理我啊?我连说话的权利都没有了?”

    莫晗说:“是啊,你长得那么丑,为什么要理你?”

    狠狠一棒子打下来,大k心塞得说不出话,捂着胸口凄凄惨惨地哭诉:“我又失恋了,我他妈每个季度都要失一次恋!现在的女孩子说话为什么这么直接?委婉一点说我们不合适不好吗?为什么总要说我丑呢?”

    他喝醉了就这德性,大家都习惯性地把他当摆设,没人有功夫安慰他。

    阿峰干了一大碗酒,擦擦嘴说:“咱们好久没这么热闹过了,现在聚的次数越来越少,这样下去不行啊。”>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