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最新章节!

    春寒料峭的三月,x美开学了。

    每个学期初都有一次开学典礼,全校师生被命令早上七点半前起床,到汇演中心集合。

    莫晗不知道这种活动的意义究竟何在,若不是辅导员说过严格考勤,她此时一定还倒在床上呼呼大觉。

    听说这次开学典礼增加了环节,学生会的新成员们会依次上台演讲,介绍自己。

    莫晗匆匆瞥过一眼演讲名单,周远安也在其中。

    她没怎么在意,几个室友倒是记住了,纷纷尖叫捧场。

    听领导发言是个极其枯燥又冗长的过程,开场不到十分钟,莫晗就昏昏欲睡。

    汇演中心里灯光璀璨,亮如白昼,稍稍抬头就觉得刺眼。

    在这样的环境里,莫晗根本睡不着。

    她在座位上不停地翻来覆去,最后借了室友的书往脸上一盖,终于好受点。

    半个小时后轮到学生会演讲环节,第一个上台的是林朵儿。

    莫晗半梦半醒,听到她的声音就觉得晦气,慌忙把两只耳朵也堵住。

    不知过去多久,掌声涨涨落落,身旁的室友突然撞撞她的胳膊,“唉!到周远安了!”

    莫晗敷衍地“嗯”了一声,不为所动。

    室友又推她一把,催促道:“快点啊,你还看不看你男朋友了?”

    实际上不用她提醒,莫晗早就感受到整个观众席扩发出异样的骚动和兴奋。上千号人交头接耳的声音汇集在一起,不可小觑。

    再想睡着是不可能了,莫晗懒洋洋地拿下书,睁开眼。

    周远安一身正装站在舞台中央,脱稿演讲。

    他身姿笔直挺拔,像傲立在悬崖边的一株寒松,伸手便可触碰云端。

    隔得太远看不见他的五官,却丝毫不妨碍感受到他的才高气清,顾盼之间流露出一股遮掩不住的英气。

    正值鼎盛,少年犹如一把出鞘的宝剑,意气风发,初露锋芒。

    在这么多人面前演讲,对周远安来说应该是第一次。

    莫晗知道他一定很紧张,可他的表现相当完美。

    流利顺畅,一气呵成。

    莫晗听到后面一排的女生在窃窃私语地讨论他,语气充满少女情怀。

    “见过帅的,没见过帅得这么自然不造作的,怎么办,我太喜欢了!”

    “哈哈哈,我也喜欢,周远安是各种口味通吃型。而且人家不仅长得好看,学习成绩也好。”

    “是吗?”

    “是啊,才来半年就已经成为建筑系公认的大才子了!你信不信,他要是转学到隔壁的综合类院校,马上就拿个全额奖学金回来。”

    “那么夸张?”

    “一点都不夸张!我高中跟他是一个学校的,他比我低一届。那个时候他就已经混得风生水起的了,各门学科样样精通,总之没有什么能难得倒他的。”

    “唉……够了够了,你别说了,再说下去我要跟我男朋友分手了。”

    莫晗收回思绪,不知道那位恨不得把周远安捧到天上去的女生,是否真的是他们的高中校友。

    如果是的话,那她显然没有道出实情。

    高中时的周远安默默无闻,才华从来不曾受到认可和重视,只有数不尽的诋毁。

    说来可笑,原来人在不同的环境里,真的会有两幅面孔。

    廖娟凑到莫晗耳边低声说:“听他声音很正常,感冒应该好了吧?”

    莫晗漫不经心的“嗯”一声。

    廖娟怪异地瞥着她:“你情人节那天不会真的把他撇在女厕所里了吧?”

    莫晗依旧没有起伏地:“嗯”

    “乖乖,零下几度的天气啊,你可真狠得下心!”廖娟暗暗摇头,“小安真可怜。”

    不过可以肯定的是,排除情人节之后的那次重感冒,周远安现在过得很好。

    照这个趋势发展下去,只会越来越好。

    莫晗觉得他并没有陶悦口中说的那样落魄失意,至少他现在的样子完全不像。

    这也正常,没有哪个人会整天为了爱死去活来的,那样的人也成不了什么大事。

    如今她和周远安各自安好,互不干扰。

    只不过在一个人的午后,抬头对着散漫闲适的阳光时,仍旧会感到短暂的寂寞、怅然。

    *

    三月中旬的一个晚上,没有课的宿舍里一片和谐安宁,看韩剧的看韩剧,做美甲的做美甲,睡觉的睡觉。

    莫晗是做美甲的那个。

    宿舍常有人来发传单,莫晗的床位离门口最近,其他几个人在这时候都不约而同地装瞎子,每次只能她去应付,烦不胜烦。

    这次是学生会的人来发传单,呼吁大家参加校园歌手大赛。

    莫晗幸灾乐祸地笑起来,“指甲油没干,抱歉啊。”

    廖娟不得不从另一张桌子走过来,伸手接过传单,说了声谢谢。

    正在看韩剧的黄渺渺按下暂停键,抬起头叹了口气,“每天有那么多学生会的人来检查宿舍,为什么周远安就不来呢?唉,他要是纪检部的就好了……”

    “他来检查卫生,那女生宿舍还不疯了?”廖娟笃定地说,“你信不信,肯定有很多不要脸的只穿内衣调戏他。”

    黄渺渺忍不住捂嘴偷笑,“你怎么这样,人家正牌女友还在这呢。”

    莫晗独自沉迷在美甲的世界里,高举着十指忘我地欣赏,事不关己。

    廖娟朝她望过来,打量许久,问:“奇怪,周远安最近怎么都没来找过你?”

    “是啊是啊。”黄渺渺直点头附和,“我好想吃欧巴买的早餐喔。”

    宿舍长为人正直:“他不来,我们宿舍门口的垃圾都没人倒。”

    “……”

    莫晗简要回答:“他忙。”

    众人听出她语气不悦,悻悻然散去。

    廖娟手拿着那张传单,漫不经心地扫了几眼,挥挥手问:“有没有人感兴趣的?没有我就丢掉了。”

    众人一致回答:“没有。”

    “真没有?”廖娟强调一遍,“我看奖金挺丰厚的,唱好了还能全国的比赛呢,说不定能上电视。”

    宿舍长冲莫晗挑挑下巴,“莫晗唱歌不是挺好听的吗,去试试呗。”

    莫晗不感兴趣地摆摆手,“不想凑热闹。”

    廖娟见状,撇撇嘴,将传单丢进了垃圾桶里。

    晚上睡觉,莫晗是最后一个关灯的。

    自从室友们提起那个名字,她就开始心烦虑乱,望着原本涂好的指甲油,也觉得怎么看怎么不顺眼。

    换了好几种颜色,还是不满意。

    连她自己也不得不承认,周远安这个名字在她生活中出现的频率已经越来越少,正在慢慢地淡出。

    也许过不了多久,她和他就会这样无声无息地走到尽头。

    莫晗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摊开的双手,掌心微微收拢,虚握着一把空气。

    她该怎么做?

    就这样放他走吗?

    *

    在有些人眼中,日子平淡无奇。

    然而,在他们不知道的角落里,早有一种叫痴缠纠葛的藤蔓爬满了心房。

    它悄然无声,却深入骸骨,百转千回地揪着心,流出腐蚀血肉的酸水,抑住了人的呼吸。

    相思成疾,哀思如潮,只等积压之后的爆发。

    莫晗没想到,有一天周远安会突然扛着一箱啤酒出现在她家门口。

    那天是周六的晚上,十点之后,莫晗照顾莫小杨睡下,自己也准备洗漱,门铃却突然响起。

    看到周远安站在外面,莫晗犹豫了几秒,才将门打开。

    走廊里没开灯,他的眼神如黑夜般寂静,朦胧不清。

    “我可以进来吗?”

    “……嗯。”

    他搬着一箱酒走进来,步伐稍显沉重,放在客厅的饭桌上。

    没容莫晗问话,他开口解释:“我欠你一瓶威士忌没喝,今天加倍还给你。”

    莫晗不知他意欲何为,只站在几米外看着他。

    周远安没有多一秒的拖沓,势如破竹地拆开纸箱,咬开瓶盖,仰头往嘴里灌。

    他闭着眼睛,张大口,喉结一下一下有节奏地吞咽。

    一瓶酒对他来...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