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她往月亮走最新章节!

    第五十五章—原来爱情没有刚刚好(6)

    严旻远邪-恶的话一下子就把秦漾刺-激得脸红了。

    虽说秦漾平时是个挺厚脸皮的人,但她到底是没有这方面的经验。

    喝多了归喝多了,话还是可以听明白的。

    只是,秦漾还没来得及回复严旻远的话,他就把衣服脱-了。

    秦漾迷迷糊糊的,自己都分不清身-上的人是谁。

    而严旻远早已经遏制不住冲-动,抓着她的腿开始横-冲直-撞。

    严旻远是没有经验的,他之前一直清心寡-欲,一门儿心思都扑在学习上,连个小-黄-片都没看过。

    但是男的对这事儿都有一种无师自通的气魄,严旻远也不例外。

    当他穿破层层阻碍进入那片秘境的时候,有一种爽得说不出话的快-感。

    红色的血液伴随着他的耸-动流出来,在床单上开了一朵妖冶的花。

    秦漾疼得小腿肚都抽筋儿了。

    她没想到女人的第一次会疼成这个样子,就好像有人拿了什么玩意儿把她给撕-开似的。

    她闭着眼睛,双手死死地搂着严旻远,“啊嗯……粟决,你轻一点儿,我好疼……”

    ……

    如果秦漾没叫那个名字,严旻远可能还会怜香惜玉把动作放缓一点儿。

    可她偏偏要挑战他的底线,在他身-下叫另外一个男的的名字,真当他严旻远什么都能迁就么。

    严旻远抓住她的手腕,把她拉起来。

    面对面,下面咬-得更紧了。

    他都能感觉到那个地方的抽-搐。

    严旻远将手指插-入秦漾的头发中,强-迫她低头看着那个地方。

    “你知道我是谁么,秦漾?我不是粟决。”

    严旻远一边说,一边大力地动。

    “你下面咬着的这根东西,是我的。跟他半毛钱关系都没有。”

    “看见了么?嗯?”

    严旻远的声音很温柔,但是他的动作却粗-暴到了极致。

    秦漾已经被他弄得嗓子都哑了。连开口说话都成了奢侈。

    严旻远就像个疯子,不给秦漾任何喘-息的机会,不间断地动。

    秦漾最后是晕过去的。以至于她都不知道严旻远是弄在里头的……

    -

    其实秦漾在疼的那一瞬间就有些清醒了,她知道和她发生关系的人是严旻远不是粟决。

    秦漾当时只是抱着一种将错就错的心态,还有一点儿报复心理。

    她想,凭什么粟决就可以劈腿和别的女孩子发生关系,而她不能?

    这么一想,秦漾就没有反抗了。

    她想,反正第一次迟早要没有的。

    现在她失恋了,那个人不会是粟决,既然不是他,那是谁都无所谓了。

    好歹严旻远长得帅,还学习好。说出去有点儿面子。

    而且,严旻远比秦漾想象得骚多了。

    骚-得秦漾好多年都没能忘记他。

    **

    第二天早晨,秦漾很早就醒了。严旻远背对着她,还在熟睡之中。

    大约是昨天晚上用力过猛,今天体-力流失得厉害。

    秦漾忍着下体的疼痛,轻轻地掀开被子,从他床上下来,然后离开他的卧室。

    人总是要为自己的疯狂付出代价的,疯狂过后,烂摊子要谁来收拾?

    秦漾真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面对严旻远了。

    秦漾随便擦了擦身上,换了一套衣服,然后用最快的速度把自己东西扔到行李箱里,像逃命一样地跑了出去。

    这个地方,不能再住了。

    昨天晚上的一切都是一场梦,现在梦该醒了,她得逃了。

    以后她的生命里不会再有严旻远这个人了。

    ……

    严旻远醒来之后,秦漾就不见了。

    他想打电话给她问问情况,可是却发现自己连她的电话号码都没有。

    一个活生生的人,就这么从他的世界里消失了。

    那之后,严旻远有很长一段时间都没有从这件事情中走出来。

    那一夜荒唐,就好像他做过的一场春-梦,梦醒之后毫无痕迹。

    如果不是床单上的血-迹还在,严旻远会以为那真的是一场梦。

    严旻远没有洗床单,他把那条床单上留有血-迹的那一块儿剪下来,放到了抽屉里。

    分神了两个多礼拜,严旻远终于在周测发挥失常之后醒悟了。

    他觉得自己不能再这样下去了,他过来是要学习。

    严震和他说了,只有学好了,他才有机会回去。

    经过这次失败,严旻远就开始集中精力学习了。

    他的生物钟和以前一样,一切的习惯都没有变。

    在别人看来,严旻远和以前没有任何区别。

    可只有他自己知道,他的世界发生了怎样翻天覆地的变化。

    严旻远的高中生活在十八岁的时候结束,接着,他去了多伦多大学。

    多大的中国留学生很多,但是严旻远依旧跟他们合不来。

    他不喜欢参加社交活动,也不喜欢去夜-店。

    上大学之后,严旻远比高中那会儿都孤单。

    他每天都是一个人,做什么事儿都是一个人。

    严旻远念的是doublemajor,主修数学,辅修天体物理。

    这两个专业算是多大最难毕业的几个专业里头的领头羊了。

    但是严旻远很成功地毕业了。

    四年的时间,他已经从一个男孩儿变成了一个男人。

    大学毕业的时候,严旻远二十二岁。

    他在多伦多找了一份儿工作,做了一年多的时间,就被严震叫回国了。

    严旻远算是那种很听话的孩子,严震和杨曼云安排的事儿,他基本不会拒绝。

    而且他也没有打算在加拿大一直呆下去。

    异国他乡,矫情点儿说,还是挺孤独的。

    如果回北京的话,最起码是有一个家的。

    有严震和杨曼云,还有小月亮。

    说起来小月亮,严旻远嘴角就不自觉地扬起来。

    他来多伦多这么多年的时间,中间只回去过两次,但是小月亮跟他一点儿都不生分。

    **

    二十四岁的时候,严旻远回了北京。

    他没有子承父业,而是进了一家...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