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凤凰斗:不嫁腹黑王爷最新章节!

    夜晚。

    碧浣池。

    今夜是十五,月色很好,晚风吹过湖心亭,带着湖面潮湿的水汽和不远处御花园里的花香味,迎面扑来,有一种湿漉漉的芬芳。

    安灵提着宫灯,一动不动的站在离湖心亭几米之遥的地方,视线看着亭中迎风而立的身影,眼眸中有难掩的哀痛神色。

    五年了,自从那个人走了以后,每月十五的晚上到这个地方来,这样的习惯已经维持了五年,只因为那一句但愿人长久,千里共婵娟。

    “皇上,夜深了,您该安寝了。”觉察到空中有凝露飞过,安灵提步走上前去,垂首道。

    “不妨,今夜,就让朕多呆一会儿吧。”阴夜冥嘴角勾起一抹浅得不能在浅的笑意,头依然微微仰着,看着天空的月亮,冰盘一样的圆月,低低的悬在天上,千里共婵娟,这个时候,不管她在哪里,他们所沐浴到的,是同样的月光,只是不知道这个时候,她有没有抬头看天,或许有吧,五年的时间,六十多个夜晚,总有一个晚上,他们同时看着同样的月色。

    阴夜冥忽然把手伸向胸前,里间的衣服上有一个小小的暗袋,指尖触摸到暗袋里的东西,他脸上的笑意忽然间变得温软无比,手指小心的拿出暗袋中的东西,因为贴身放着,沾染了他身体的体温,皎洁的月色下,可以看得是一缕青丝,阴夜冥小心的拿着那一缕青丝,像是拿着这个世上最珍贵的宝贝一样,往鼻尖送去,隔了这样久的时间,他仿佛还能闻到发生清香的味道,专属于她的味道,也是他唯一真正拥有的属于她的东西,可是这唯一的东西,却是端康晟送给他的,而不是她。

    神思恍惚间,正好一阵风吹来,指尖柔顺的发丝就这样悄无声息的顺风从指缝间飞出去,在人还未反应过来之时,便融入夜色中,阴夜冥怔了一下,反应过来之后全凭着本能慌忙乱抓,心里木木的,可是发丝那样的东西,溜走了又怎能找得回来,他用尽了全力,可是两只手抓到的只是虚无的空气,什么也抓不住,就像当日在这里,他用尽了全力,也留不住她一样,有一种深重的无能为力,深重的惊慌和悲哀,因为明明知道抓不住,却还是徒劳去抓,徒劳的挣扎着。

    可是一切仿佛是早就注定了的,他抓不住她,留不住,连发丝都留不住。

    他唯一能够做的,便是放手。

    阴夜冥忽然停下了徒劳的动作,展开双手,修长的双手,月光从照下来,只看见掌心寂寞的纹路,交错而生,看不到过去,辨不明未来,那些寂寞仿佛永远没有释放的切口,而今连唯一的依托都失去。

    阴夜冥忽然轻笑出声来,那笑声化在呜呜的夜风里,如同哭泣一般。

    随着笑声的响起,木木的心这会子终于有了反应,先是微疼,那疼像是水波纹一样的,渐渐蔓延到全身,忽然,千万根针一齐向着心底最柔软的地方刺去,阴夜冥笑声更大了,看着空荡荡的掌心,狭长的丹凤眼妖娆绽放,如同花朵盛放,又仿佛是凋零,他笑得前俯后仰,笑声在暗夜中显得大得诡异。

    安灵被这样反常的情况怔住,然而他还来不及说什么,皇帝却忽然止住了笑声,像是他笑起来的时候一样突兀,阴夜冥忽然转身:“夜深了,朕真该回去了。”说罢,他提步向着湖岸走去。

    连那一缕发丝都没有了,那么以后,连这个地方都不必来了吧。

    或许,这是天意,天意让他彻底的放手,干干净净的,一点儿也不留。

    一无所有。

    同一时间。

    圣泉边上的竹屋里。

    沉熏是被痛醒过来,心里的某个地方一下一下的抽痛着,无端的痛,痛得额头都满是虚汗,她用手死死的压住心口,然而却止不住半分,不过一瞬,她忽然感觉不到了疼痛,因为感觉被其它的事情转移了。

    身旁,没有人,夫君没在。

    心里的疼痛完全被某种莫名的惶恐所替代了,沉熏慢慢的坐起身来,屋里没有灯,有皎洁的月色从窗外照射进来,就着皎洁的月色,沉熏看到了伏在门边上不停的喘气的身影,她的夫君,他其实是在咳嗽,非常轻声的咳嗽,手紧紧的捂住嘴巴,害怕发出一丁点儿的声音,看样子是想要走出门外去,只是走到门边,却没有了力气一样,所有只好扶着门,捂住嘴巴咳嗽。

    因为怕声音吵醒了她。

    皎洁的月色,清楚的照出他虚弱之极的一张脸。

    而她是那样的粗心。

    粗心得没有发现他的身体状况这样差,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他是那样的有精神,甚至可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