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温柔的你最新章节!

    没打扰他跟王莎莎什么?

    白清都垂下眼皮,昨晚上守着安明,加上对她失而复得、转危为安的心情冲击,他的确是整夜都无法合眼,直到天明才趴在她床边睡了一会儿。

    王莎莎送他上楼后,像是整个人放松下来,又像是负重远行的人放下了肩头的行礼,有种奇异的脱力感。他来不及跟王莎莎多话,含糊叫她自己随意,就进内睡了。

    不知过了多久,沉沉睡眠中的他觉察异样,有人温柔地靠近他,仿佛在舔舐他的脸,抚摸他的身体。

    白清都以为是在做梦,但是这个梦却久久不去,如此真实。

    他抬起沉重的眼皮,看到身边一个模糊的影子,王莎莎的头发垂下来,扫在他的脸颊上。

    刚醒来的白清都脑袋还是昏沉的,试着抬了抬手,能动的却只是手指。

    王莎莎向着他笑笑,低头在他的唇上吻落。

    她的手轻轻地抚过他的脸颊,然后蛇一般滑入他的衣襟。

    白清都感觉那种触觉一直在下移,他按住她的手,眼波闪烁:“莎莎……”初醒的声音,带着低沉的沙哑,跟他平日说话的声音不同,却更动人。

    本来是制止,却更加吸引。

    王莎莎的眼中火花燃起,以吻封缄之余,手也挣脱白清都的掌心。

    她想要,势在必得。

    白清都的身体震了震,王莎莎像是烈火烧身似的,很快要将他也席卷入内。

    只不过令她诧异的是,不管她怎么动作,白清都……居然毫无反应。

    是真真切切的,毫无反应。

    她简直要怀疑自己是不是个女人,是不是个诱人的女人了。

    白清都缓缓地推开王莎莎,坐起身来。慢慢从旁边将眼镜拿起,重新戴好。

    这张脸看来清俊而充满肃然的禁。欲感,白衬衫的衣领稍微敞开,光影在他眼眸跟下颌颈间流转,面对他,她觉得自己是个不折不扣的坏女人。

    白清都听了安明的话,先是静了静,然后就扬首一笑:“你说什么呢。”

    安明走到他跟前,试图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真的没有?”

    她的眼睛清澈的跟深谷里的泉水一样,白清都在她额头上一点,笑说:“你瞎关心这些干什么,没事干了是不是?去,把你房间的杯子叠整齐,自打你回来我就没看见过你叠被子。”

    安明笑得开心:“好啊,这可是我的强项。”

    她挽起袖子,进房间叠被,才进门,看着眼前情景,却愣住了:她的床被收拾的干干净净,被子叠得很好,枕头压在上面,床单上小碎花温柔地绽放。

    “我叠得还行吧?”身后传来白清都的问话,依稀带着一抹笑意。

    安明回头:“白清都……”

    白清都的目光从床那端转过来,垂眸看向安明:“嗯?”

    安明心中一阵慌乱,莫名其妙地袭来,就像是完全不设防的湖面忽然被不知从哪里来的石子投中,引发一*惊慌的涟漪。

    “你叠得还行,”她忘了自己想说什么,只好随口胡说:“不过还是比不上我。”

    白清都笑笑:“那当然。我就是班门弄斧。”

    安明也跟着笑起来,闻着空气中檀香的清气:“这会儿该没有小吃摊上的味儿了吧?”

    “连大蒜的味也没了。”白清都笑吟吟看她。

    安明捂住嘴自己呵气,又警惕地看他:“真的没有了吧?”

    白清都点点头:“我不骗你。”

    安明长长地松了口气,这才又放手,高兴地转了一圈:“大功告成!”

    白清都看着她开心的模样,却又说:“只不过,你脸上这伤却是无论如何瞒不过去的,该怎么跟老师说。”

    安明眼珠转来转去:“说我不小心跌倒了就行。”

    白清都为难:“你让我撒谎呀?”

    安明严肃地声明:“这叫善意的谎言,不然教母会担心的,懂吗?”

    白清都笑:“善意的谎言,亏你想得出来。”笑容里却是一股子又无奈又温暖的宠溺。

    两个人齐心协力将屋子收拾整洁,也已经到了晚上,安明摸着肚子,又饿了。白清都很明白她这个动作的含义,虽然安明还没开口说什么。

    白清都带安明出去吃了一餐,有好吃的对她来说仿佛就是最大的快乐,吃的浑然忘我。

    白清都却提心吊胆,时不时要提醒她注意嘴边的伤处,每每看她不小心碰到伤口一阵呲牙咧嘴,天知道他心里的痛也要加倍,比她更难受似的,一顿饭也没好好地吃上几口。

    等安明吃的饱了,看时间正好差不多,白清都开车带着安明到机场接机。杨闲白天已经抵达帝都,因为要去拜访一位德高望重的老师,所以才耽搁了时间,只能乘坐稍晚点的飞机到本市。

    距离飞机抵达还有半个小时,安明已经迫不及待地等在出闸口了,白清都挤在接机的人群中,站在她的身后,不时地抬手拢住她。

    安明踮脚翘首以待,两只眼睛瞪得大大地,时不时会问白清都几点了,怎么还没到之类没有营养的问题。

    就像是那首诗一样:盼望着,盼望着,春天的脚步近了……就在安明急切的等待中,飞机正点抵达,出口的人逐渐多了起来,安明也不再追问白清都,只是紧张地把着护栏,一眼不眨地看着走出的人群。

    就在人都走的差不多的时候,有一道人影让等候的人群眼前一亮。

    简单的真丝白衬衫,黑色中裙,黑色中根的丝绒鞋,乌黑密实的头发在额后挽成一个优雅的发髻,修长如天鹅的脖子上戴着一串珍珠项链,明亮而深邃的眼神,习惯微微扬起的下颌,她步伐沉稳地走出来,却轻而易举地吸引了万千目光,只是简简单单地黑白装,却比姹紫嫣红更叫人怦然心动。

    她的目光有条不紊地扫过候机的所有人,每个被她目光扫到的人都觉得自己受到了重视一样,有一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