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温柔的你最新章节!

    这个湿湿嗒嗒的惊魂雨夜,让白清都意外的是,当他提了伞出门的时候,楼里的许多邻居聚在一起,正也准备出去找人。

    原来刚才对门女人跟他说话的时候,又给张姨听见了,忙一咋呼,又不是铁打的心肠,年纪那么小的女娃娃在这种雨夜跑出去,不出什么意外,也要冻死吓死。

    近二十个人,哄哄闹闹出了楼道,四散找寻,风声雨声里,夹杂着各种各样呼唤的声音:“明明!小明明!”因为风雨而寒冷的春夜,稍微透出一丝默默流淌的暖意。

    时间本就不早了,这样陆陆续续找了一个小时,更是夜深。很多人垂头丧气又无可奈何地回来了,大家坚持着,站在楼道里彼此交流信息,整个小区里几乎都找遍了,仍是没见到人影。

    白清都举着伞,起初也如无头苍蝇,不知往哪里去。泥水淹没他的鞋子,打湿了裤管跟半边身子,冰凉刺骨,他撑着伞,面对着无边又漫长的风雨夜,浑身发抖,不知是因为太冷,还是因为此刻这种无能为力。

    他冲出小区,沿着寂静的马路边走边东张西望,一道电光闪过,他忽然想起第一次看到明明的时候,她躲在旧楼旁边施工留下的巨大水泥管里,他心中一动,默默祈祷老天不要太过残忍。

    雨点啪啪打在地上,泥土地冒着小小地水泡,白清都踩过有些松软的地面,一边歪头看前方雨中矗立的那一截管道,是用于城市地下泄洪渠道所用,不知为什么一直弃置在这里,旁边堆放着许多杂物,几乎把管道的入口都挡住了。

    白清都加快脚步走过去,把挡在前方的破木架跟纸壳等东西拨开,探头看向里面。乌黑的管道内部好像有一团小小的影子,白清都忙把手电打过去,明亮的暖光照见那个无路可走的孩子,她缩起身子,倒在一块儿纸壳上,一动不动。

    他急急忙忙弯腰闯进去,把半睡半昏中的女孩儿扶起来:“明明!”叫了两声,她才微微睁开眼睛:“哥哥……”她是冒雨出来的,身上还是*地,露在外面的手跟腿都冰凉。被唤醒后她像是做梦似的看着白清都,懵懂呆怔,脸上没有表情。

    白清都听到她的回应,才松了口气:“我带你回去。”他把手电放到她的怀中,将她抱起来。

    当抱起她的瞬间,白清都觉得就像是抱起了一只小猫,软绵绵而无力,轻盈的似乎没有重量,他吓了一跳。

    可是她却挣扎起来:“我不回去!不回去!”像是野猫挥爪一样抡起小拳头,试图让他知难而退。

    白清都又劝又哄,终于将她抱回楼里,有一些居民已经散了,还有几位焦急不安地等候着,见他抱了明明回来,才都安心地离开。

    可是自始至终寻找跟等候的人里,都没有对门。

    此后事情有些奇异,明明不愿意再回去,而对门显然也不想她回来,但其实按照法律来说,他们不能在这时候不要明明,否则就是遗弃罪。

    白清都只要强行把明明送回去,也不是不可以。但他不想这么做,一来明明不愿,二来,送回去又怎么样,不还是被虐待?或许还是变本加厉的虐待。

    对门女主人异想天开,让白清都收养明明,楼里的邻居们好像也对此喜闻乐见,这让白清都啼笑皆非。

    他现在还是个在校生,一个危险的单身男子,先不必说他愿意不愿意收养明明,只根据法律规定,如果要当收养人的话,第一,必须要年满三十岁;第二,就算他年满三十,只要仍是单身,他跟明明的年龄必须相差四十岁才可以。

    白清都想的脑袋都炸开了。

    “那你不能收养她,可以让你的父母收养啊。”张姨看他为难,灵机一动。

    白清都斜睨过去,张姨对上他的目光,讪讪地笑:“我年纪也大了,养不了孩子的……而且儿女都各自结婚了,如果没结婚没有自己的孩子倒是可以考虑……”

    白清都听到这里,忽然之间眼前掠过一道希望之光。

    他想到了一个人。

    不知从什么时候起,每所大学似乎都会流行选一个“校花”出来,美其名曰本所学校最美丽的女生。

    校花的保质期通常很短,因为江山代有才人出,各领风骚数百年嘛,除非你真的艳与天齐,不然,自会有更美更年轻的后辈取而代之。

    但是,在h大。八年以来,唯一的、实至名归的笑话,只有一人。

    而且这个人不是本校的学生,此人名唤杨闲,正是本校的美学教授,最重要的是,今年杨教授刚满三十岁。

    杨闲,性别女,早年留学美国,精通美法德意四国语言,钢琴跟古筝都达到专业级别。二十岁的时候已经修完了哈佛本科课程,二十三岁的时候获得博士学位,归国后在h大任教,同时开启了长达八年的“校花”生涯。

    对于杨教授的美貌,有人这样形容,二十岁时候的教授,美得仙气飘飘,像是古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