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温柔的你最新章节!

    安明眼前一暗,有人飞扑上来,不顾一切地把她抱在怀中,他来的突然,双臂抱的这样用力,安明意外之际,觉得自己如一块木头,僵硬麻木,微微地战栗。

    耳旁听到一声qiang响,裂魄勾魂,那人猛然抖了抖,但抱她的双臂反而更是一紧。

    这种近乎粗暴的力道让安明心中升起一股不好的感觉。

    同时安明嗅到他身上清淡的味道,脑中一簇火苗炸开,像是解开了狂怒跟恐惧交织的封印,安明低低叫了声,想要将他推开。

    奚沉云不肯放开。

    看着司机瞄准对她,他想也不想,几乎是以本能冲了过来,以自己的身体挡在她跟前,并将她护在怀中。

    他以为自己或许会死。

    可是如果真的会死,在他临死之际是拥着她在怀中的,那应该也不是件坏事。

    听到那声qiang响的时候,意料中的剧痛并没有出现,反而是安明,不安而剧烈地挣扎起来,奚沉云只好用力再用力,想将她束缚在自己怀中。

    但是他毕竟还是小看了安明。

    她抗不过他的蛮力,忽然屈肘在他手臂侧一撞,趁着他微微松动,她抬腿往上一抵,顺势在他胸前猛然一推,自己倒退出去。

    奚沉云怀中落空,同时感觉自己受伤了,这种剧痛却并不是来自敌人,而是他一心想保护的安明。

    但就算是这样,他仍然最关心她的安危。

    厂房外有紧急刹车的响声,车灯强烈的光芒映的厂房内的光线都大亮起来,司机跟两个黑衣人惊慌失措,刚才那声枪响不是他们打的,而是来自外面。

    呵斥声中,有人影出现,飞快地包围过来,有人飞奔上前,先把奚沉云拉住,掩护起来。

    奚沉云身不由己地踉跄后退,忍着痛,微微弯腰手捂着腹部,却抬头看向安明。

    安明的脸色惨白,清澈灵透的眼中带着一股难以言说的恐惧颜色,可以说就算是刚才她一个人面对死亡的时候,都不曾有过这样的神色。

    除此之外,奚沉云看出的还有一丝恼怒跟厌憎,跟六年前学校里那一幕对峙时候的几乎一模一样。

    “我只是想保护你,没有别的意思。”他很想这么说,从过去,到现在。

    他只是爱她,只是好意,如此而已,但是选择了错误的表达方式。

    “我不需要!”安明胸口起伏不定,急促地回答:“我从来不需要谁的保护!尤其是你!”

    她厌恶他,尤其是对他的接触,那几乎是一种身体本能地反应了,——像是被毒蛇贴肤靠近。

    一片慌乱纷杂中,安明听到有人大叫了声自己的名字。

    “安明!”

    她愣了愣,抬眼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错乱的光影中,有人跑了进来,白色的衬衫像是一抹淡淡的月光。

    安明站着不动,这一刻总是让她有种虚幻的感觉,就像是往日重现……是啊,如果真的往日重现,以后发生的一切,能不能改变?

    白清都一眼看到了安明,也看到她头脸上的血,狼狈的模样,他盯着她,拔腿跑了过来,跑得太急,也没有留心脚下,差点给凌乱的废弃物绊倒。

    终于他跑到安明身边,张手将她抱在怀中,急促地问:“你没事吗……没事吗……”

    安明蓦然间再度无法呼吸,方才被奚沉云抱住引发的那种复杂的情绪隐隐涌动,让她无法接受被一个男人如此亲密地抱着……最初的惊喜过后,她所想的就是要把白清都远远推开,满脑子只有一个声音在叫:别碰我,别碰我……

    但是另外,心底却也有个微弱的声音响起:这是白清都啊,是对你最好的人,不要推开他,不要推开。

    浑身的血都像是在急速飞流,安明握紧拳头,不让自己的手失控,但浑身战栗,无法自控。

    白清都察觉她正剧烈的发抖,还以为她是害怕:“别怕,安明,别怕……”

    眼中的泪就这样无声地掉下来,安明忽然想起,在那个雨夜之外,在那个噩梦发生的黄昏,也是他,把无力的她从地上抱起来,带着懊悔的颤音唤她的名字。

    安明眼前的景色迷离起来,她闭上眼睛,晕了过去。

    在这个难熬的时刻,晕厥过去不失为一种好的解脱方式,或许是身体察觉到了危机,作出了本能的防御选择。

    白清都将安明抱起来,那边奚沉云甩脱来查看他伤势的人,他上前一步叫:“安明……”

    白清都回头,看到奚沉云的瞬间,怒意让他的脸色如雪,多了一丝冷浸的锐利:“以后你离安明远点,我不想再看到她因为你受伤!”

    奚沉云脚下一顿,看白清都抱着安明离开,过了会儿,才轻轻一笑:“因为我吗……”

    白清都将安明送到医院。

    负责检查的医生忍不住诧异:“这是怎么回事?”他有些怀疑地看着白清都,如果不是白清都的长相就是一张免死金牌,医生头一个就要怀疑他是否对安明使用了暴力。

    迟疑着问:“不会是拦路抢劫吧?”

    白清都无声地叹:“是绑架,安明到底怎么样了?”

    “绑架,”医生释然之余,回头看向病床上的女孩儿,静静躺着的样子,像是一支纤弱的小花,我见尤怜,摇头说:“幸好没有什么内伤,但是除了新鲜的伤外,她身上还有些旧伤,比如脖子下面,还有手臂……”其他地方还没来得及、也不太方便去看。

    白清都愕然,医生说:“我没有别的意思,只是觉得对一个女孩儿而言,这些伤好像是……”

    “她当过两年兵。”白清都忽然想到这件事,抬眼看向医生。

    医生的嘴张大,久久不能合上。回头看看安明,头一个反应就是怀疑白清都的说法。

    但是这样一来,倒也说得通了。

    医生说需要留院观察一天,护士给安明上了药,夜已经深了。小苏警官打来电话,白清都告诉他安明还没有醒,约了明天再来看看。

    白清都守在病床边,等第一个点滴打完,叫了护士来换上,已经是凌晨一点半。

    第二天,安明总算醒来,她看着白清都有些泛红的眼睛,她咧嘴笑笑,却扯动了嘴角的伤,于是那笑就变得有些滑稽。

    白清都急忙戴上眼镜:“怎么样?我看看……”俯身看过去,见她的左边脸颊还是有些肿,嘴角破皮,半边嘴唇也红肿着。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