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勇敢者的游戏最新章节!

    电影《木乃伊归来》中有一句经典台词——死亡只是开始!

    方严是无神论者,从不相信天堂或者地狱,但在生命结束的那一刻,他的脑海里浮现出这句话。不能就这样死去,明明还有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到,还有太多话想说,还有心愿未了……

    这一生,他做过无数选择,拼搏过,取得胜利,也曾一败涂地;为了利益不择手段,甚至带来无端的杀戮;他疑惑过,悲痛过,也曾开怀大笑,但真正快乐的时光并不多;黑暗磨平了他的锐气,让他遗忘过去的美好,抛弃信念,放逐梦想。

    但这些都不重要了,对克劳德没有说出口的爱,才是他心中无法弥合的伤痛,永远不能释怀的悲伤。如果生命可以重来,他绝对会放弃所有,陪在他身边度过每一个艰难的日夜!

    这些是方严临死时的走马灯,人生剪影飞快掠过,每一格都是重要的回忆。

    他感觉身体变得像羽毛一样轻,渐渐脱离原来的躯壳,从血肉之躯向另一种形态转变。他浮在空中,默默俯视自己的尸体,才意识到灵魂的存在。如果死后有世界,那么,是否真的存在审判,有生死轮回?自杀者不能进入天堂,他是不是连见克劳德最后一面的机会也失去了?

    来不及思考,刺眼的白光从四面八方袭来,晃得人睁不开眼睛。

    一阵天旋地转,身体的感觉渐渐恢复。

    方严觉得后脑钝痛,指尖发麻,力气像被抽光一样,全身瘫软无力。迷迷糊糊中,他听到有人急切呼喊:“有医生吗,这个人晕倒了,他需要帮助。”

    周围很吵,似乎有很多人,说的都是英语,这在十分重视母语的德国很少见。

    “让我来,我学过护理。请给我一张毛毯,还有糖果或者巧克力,我想他大概是出现低血糖症状了。”眼皮有千斤重,四肢像灌铅一样抬不起来,但方严的感觉并没有丧失。他听见一个女人在说话,然后有一双温暖的手解开他领口的扣子,让他的头侧到一边。之后,她翻开他的眼皮检查,为他搓揉四肢,柔软的毛毯很快让体温上升。

    低血糖?方严脑袋里冒出无数个问号,难道现在的医学已经如此发达,连子弹穿颅也能救活?他睁开双眼,短暂的模糊后恢复了视力,环视四周,这里不是医院,是机场。

    见他醒了,刚才救助他的热心女士端来热可可,强迫他喝了一杯,又吃了一些补充能量的食物。

    “小伙子,你晕倒了,不过没有什么大问题。你应该按时吃饭,特别是在这么寒冷的季节,更要好好照顾自己。” 旁边的旅客也适时地表现出关心,一位白发苍苍的老人递来一个三明治,方严本能地拒绝,他不喜欢接受别人的恩惠。

    “我的祖母认为助人为乐能帮助她上天堂,所以你不能拒绝一位老人善意的馈赠。来,快吃吧,纯手工制作,不含转基因原料。”旁边站着的大男孩面带微笑,把三明治塞到他手里,他的热情让方严有些措手不及,但真正让人头痛的是天堂这个词语。本应该躺在太平间的自杀者现在正完好无损地坐在一个规模庞大的现代机场,简直太荒谬了。除了死而复生这个词,他无法理解眼前发生的一切。

    这里滞留了很多旅客,广播一遍遍地重复因为恶劣天气而取消所有航班,最后一句总是伦敦国际机场预祝您旅途愉快。

    “我在英国?”方严木楞地说了一句,旁边的年轻女孩发出窃笑:“不然你以为这里是外太空吗。”

    “该死,你就告诉我什么时候能起飞。我家里还有老婆孩子,他们正等着我回去庆祝新年,而你们这些混蛋却要我在候机厅跨年!”方严正想说些什么,就被一阵争吵打断了思路。

    不远处,一个中年男人脾气火爆,正在冲工作人员大发雷霆。

    “已经滞留两天了,大家的情绪都很糟,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回家。如果让我在机场生孩子,我一定会发疯的,不能让这可怜的小家伙在候机室出生。”后排的孕妇用手抚摸肚子,虽然抱怨,目光却很温柔。她的丈夫安抚了几句,回头对方严说:“朋友,你还好吗,你刚才把我们都吓坏了。”

    “我没事,谢谢。”被这么多人关心让方严很不自在,他低头道谢,目光被搁在座椅上的报纸吸引。

    醒目的黑体字配着很多照片,正在哀悼一位风华绝代的女演员。就算是对娱乐新闻毫无兴趣的他也知道,这位女演员是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最优秀的好莱坞明星之一,拍过无数经典影片,多次获奖,被世人奉为女神。

    但她应该在很多年前就去世了……

    这份2000年12月30日的伦敦伦敦晚旗报还散发着新鲜的油墨味,纸张也富有韧性,绝不可能已经存放十年之久。

    “这是今天的报纸吗?”得到肯定的答案,方严在震惊之余,也从右上角的日期联想到一个词——时光倒流!

    也许只有这样,才能解答所有的疑惑。

    他终于明白自己为什么没有死,并且完好地出现在伦敦机场。因为这一切并不是现在发生的,而是曾经。

    十年前,他从伦敦到柏林,在机场滞留了整整四天,一个笨蛋撞倒了他,把热咖啡泼在他的裤子上。那家伙手忙脚乱地道歉之后拿错了行李箱,差点耽误方严的要事。那个人的摸样他依然记得,个子很高,顶着一头乱糟糟的金发。虽然脸很帅,穿着却很廉价,毫无品味可言,精心修剪过的胡须也给人一种小男孩想要冒充大人的错觉。

    这个金发笨蛋,就是当时还很年轻的克劳德。

    “克劳德!”他握紧手里的报纸,这个名字总让他心跳加速。

    他像喘不过气一样大口呼吸,连指尖都在颤抖,一种冲动在他体内爆发,从四肢冲向大脑,最后传遍全身。他抬头,隔着玻璃窗看铺天盖地的白,思绪又回到自杀前的那几天。接到克劳德死讯的那个下午,也是这样的大雪,他痛苦地将额头抵在玻璃窗上,用双手捶打墙壁。

    而现在,他还有希望,有能力改变一切。

    克劳德不会死,他也不会!

    雪花纷纷扬扬地落,和室内的喧哗相反,外面的世界正在一片静寂中沉睡。

    他久久凝视能洗涤心灵的色彩,努力让自己冷静下来。现在,必须确定一件事,这究竟是一场白日梦,还是发生了无法解释的神迹?

    虽然被突发情况弄昏了头,但还没有慌乱到失去理智...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