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勇敢者的游戏最新章节!

    方严在大脑中模拟了无数场景,考虑了小狮子会产生的任何反应,并且想好了对策。

    如果他惊慌失措,就温柔地安慰他;假如他害怕,就用宽容和饶恕平复焦躁的情绪;要是他愿意负责,当然是顺水推舟,成就好事;甚至,若是绝口不提昨晚的事,他也会假装什么都没发生过,等待新的机会。

    但他千算万算,就是没想到这家伙居然害怕承担责任。

    他跑了,不敢面对错误,或者在恐惧中跑了!

    方严像个白痴一样坐在床上,大脑一片空白。不知过了多久,怒火蔓延开来,最终爆发。

    他咬牙下床,迅速穿好衣服,一把推开书房的门。书柜后面有机关,暗门打开,是一间小小的密室,各种武器摆了一屋子。在愤怒的驱使下,他操起一把勃朗宁M1935,熟练地上子弹。这么做,当然不是为了对付克劳德,他已经把所有的愤怒都转嫁给杰森。现在的他被怒火冲昏了头,早已失去理智,他受不了了,一定要除掉那个绊脚石!

    他举起枪,做了个瞄准的动作,脑海中却浮现出另一个人中枪的画面。

    直到今天,他依然清楚地记得当时的场景。

    那天下着小雨,是个能见度很低的清晨,距离他七百米远的地方一片混乱。无声的尖叫、四处逃窜的人群,所有的画面都像电影中的慢动作般一格一格地播放,而他无助地站在一栋大厦的顶楼,什么也做不了……

    方严亲眼看着他生命中最重要的女人死去。

    子弹从她的后脑射入,前额穿出,一击致命,而他无能为力。

    这是即使活了整整三十二年,经历重生,从头再来也无法忘记的痛苦记忆。他木讷地看着墙上驾着的两把狙击步枪,有些晃神,时间仿佛回到几年前。从那之后,他的双手总是无法控制地颤抖,没办法瞄准目标,而那个冷漠的男人只是用一种看垃圾的眼神对他说:“作为一名狙击手,打不中靶心就没有存在的价值,你真是个不折不扣的废物!”

    每次想起这些往事,他的太阳穴就隐隐作痛,只能像缺氧一样大口呼吸,手抖得厉害。

    他低头看手里的武器,这种威力巨大的自动手枪盛行于上个世纪三十年代,曾经是奥地利军队的专用手枪。它的弹容量为十三发,远远超越同类枪械,对于无法进行远程射杀方严来说,这种短程致命武器比狙击步枪好用得多。

    “克劳德,别怪我,是你把我逼疯了。只要他不死,我们都得无休止地痛苦下去!”他定定神,把枪别在后腰,系好衣扣出发。他不需要伪装,也不用善后,甚至只要一个命令,就有人为他解决一切。

    但他还是决定亲手拔掉这根刺!

    杰森就是根扎在心里的小刺,长久地折磨着他。

    他快速下楼,却在门口遇到刚下车的克劳德。小狮子手上提着几个超市的环保袋,看见方严的表情很尴尬,但很快调整过来,小心地问:“你怎么起来了,应该多睡一会。”

    方严一向警惕,洞察能力也远远超越一般人,按说汽车回来的声音应该听得很清楚,但刚才他处在愤怒之中,忽略了别的响动。他的目光落到小狮子拎着的购物袋上,有食品和饮料,还有一个药局的袋子。于是恍然大悟,这家伙蹑手蹑脚地离开,不是因为害怕负责而逃跑,而是为他买吃的和药去了。

    他为自己的猜测和怀疑感到愧疚,低下头小声说:“我以为你走了。”

    “怎么会,我哪也不去。”也许是没料到他会露出受伤小动物的表情,克劳德先是吃了一惊,立刻放下东西,把他扶回屋子。他细心地用软垫铺了厚厚一层,让方严坐下,为他盖上毛毯后,这才转回去拿吃的:“我想你这几天最好吃点清淡的,我不太会做饭,所以去买了些牛奶和麦片。钱和车钥匙是从你的上衣口袋里拿的,希望你能原谅我的自作主张。”

    他从袋子里拿出很多食品,拆开一盒水果拼盘送到方严面前:“先补充点维生素,我去给你煮麦片。”

    方严有点受宠若惊地看着他,一时说不出话来,只能低垂着头,掩饰自己复杂的表情。

    过了一会,香浓可口的牛奶麦片粥煮好了,克劳德亲手喂他吃,动作很小心,生怕引起任何不适。直到方严咽下最后一口,才把手机递过去:“我做了很糟糕的事,不敢请求你的原谅,请报警吧,我罪有应得。”

    “报警!?”方严楞了下,原以为以小狮子完美好男人的性格一定会负责到底,肩负起照顾他的责任,却没想到他宁愿选择伏法也不肯和他在一起。

    他心中有些失落,更多的是无法宣泄的苦楚,真是自作自受!

    方严的心狠狠地痛,像有什么东西在压迫他的胸腔一样喘不过气来。过了好半天,他才把头转到一边,赌气地说:“昨天是我自愿的,关你什么事?当然,如果你不向我示爱,我也不会主动打开双腿。可能你不记得了,昨晚你口口声声说要忘掉杰森,从新开始新的生活。你说你愿意和我在一起,会照顾我的生活,一直陪在我身边。我真蠢,我早该知道,那时你喝醉了,这些话根本不能当真。”

    他发泄一样地大吼,疯狂地抓扯自己的头发,样子很痛苦:“别这样看我,我知道我是个蠢货。噢,克劳德,别害怕,我也是成年人了,不会因为和人上床就大呼小叫,既不会报警抓你,也不要你负责。如果你反悔了,或者觉得呆在这里不如意,随时可以走。”

    说完,他一把掀开毛毯,负气上楼。

    “方严!”克劳德彻底慌了,可怜巴巴地追上去:“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我只是有点乱……我昨天说过这样的话吗,我一点也不记得了……”

    “你觉得我在骗你是吗,我有必要这么做?”方严苦笑着站定,忽然绝望地摇头:“昨天你喝了很多,不停跟我说你和杰森的故事,你说你付出了很多,而他根本不懂得珍惜你。你闹了一晚上,然后跑到我房间大哭,我不知道你忽然发什么疯,突然说不愿意和他继续纠缠下去,你想有个新的幸福的开始。然后你对我说,‘方严,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我会一辈子珍惜你!’”

    他脸色苍白,又气又急,恨得浑身发抖,“哈哈,嘲笑我吧,我真是天底下最蠢的蠢货,只有笨蛋才会相信你的甜言蜜语,还把第一次给了你。该死的,你根本就是个不懂节制的禽兽,你知道我昨天有多痛吗?我不停地告诉你我很难过,可你就是不肯停下来……”

    “够了,我现在不想看到你,你走吧,去找你的杰森!”方严的演技一流,把这种神经质的歇斯底里表现得入木三分。

    这段愤怒的嘶吼彻底把小狮子吓蒙了,他哆哆嗦嗦地抓住方严的胳膊,语无伦次地解释:“天啊,我不知道,对不起……我的意思是……你是异性恋,而且家境这么好……我配不上你……当然,如果你愿意,我可以一直照顾你,直到你找到一个称心如意的好姑娘……然后我就离开,好吗,这样可以吗?”

    “我累了,想休息。”方严觉得头很痛,为什么事情会发展成这样,难道他要的就是这样的结局?

    “那先回房休息一会,而且你得上药,小心感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