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勇敢者的游戏最新章节!

    “瞧你的脸,冻得这么红,快回去休息。”虽然头顶有明媚的阳光,但严寒并没有被驱散。克劳德担心方严身体吃不消,体贴地把他送回屋子,自己在冷风中割草。方严倒不是什么娇弱的美人,首先他不美,其次他身体素质包括耐力和体能都比克劳德好得多,但还是顺从地走进房间。

    “好热。”他轻声抱怨。

    由于德国的冬季漫长而且极其寒冷,所以暖气是二十四小时不间断地开着,刚开门就一股热气迎面扑来,房子里简直是温暖如春。

    在鲜明的冷热对比下,他把大衣脱了,分类整理从超市买回来的东西。

    在今后的日子里,他将和克劳德一起生活,一起吃饭睡觉聊天,享受每一个日夜。光是这样想,就觉得很幸福。

    “你还是喜欢肉,对吗?”在他的记忆中,克劳德是无肉不欢的野兽,给他吃太多的蔬菜铁定发火。所以他买了许多肉类,有不同口味的香肠、色泽金黄的蒜泥熏肉、裹上面包粉的鸡排,保鲜盒里还装着肥嫩的鲑鱼和半只新鲜的鹅。

    他开始处理食材,把香肠切成薄片装盘、鲑鱼用稀释的白醋和盐腌制起来,鹅切块待用。日式酒蒸鲑鱼加沙参鹅肉汤,冷盘是蒜泥熏肉和香肠,配上热腾腾的炸鸡排,怎么看都算一顿可口大餐。

    他一边在厨房里忙,一边从窗户观察他的克劳德。小狮子在收拾花园,干得很卖力,大汗淋漓,很有男人味。

    “对,就是这样。”他毫不掩饰自己的目光,死死地盯着克劳德的背影。

    为了干活,小狮子脱掉外套,只穿了一件贴身的白色T恤,后面都被汗水打湿了,半透明地贴在身上。每当他搬起重物时,漂亮的背阔肌就会隔着衣料显现出轮廓。和稚气的性格不同,他的身体发育得相当完美,是成熟而富有吸引力的男人,让人心跳加速。

    “该死!”方严按了按太阳穴,他居然像个毫无经验的毛头小子一样,光是看着若隐若现的背部就能发情。

    他赶紧低下头,用冷水洗脸的方式减缓冲动。

    水龙头开着,哗哗地流,他把脸浸在冰冷的水中,却无法冲淡对克劳德的渴望。他努力让自己想一些其他的事来分散精力,比如小时候,母亲为他做鱼肉粥的事情。

    那是很多年前的事,当时的他还没有上小学,大概是四五岁的样子,已经开始记事了。那天,他一直嚎啕大哭着要去找弟弟,无论怎么哄都无济于事,做母亲的没有办法,只好给他做最爱吃的鱼肉粥。她把只有一根主刺的习鱼放在案板上,熟练地操起菜刀,从鱼腹破开,三两下便把鱼骨完整地剔了下来。小小的方严看得目瞪口呆,十分敬佩地望着母亲,看她把鱼肉切碎,和小米一起下锅焖煮……

    窒息感从胸腔爆发,传遍四肢,他终于憋不住气,从水里抬起头。冷水让他的头脑变得清醒,却没有缓解冲动,那儿还是涨得发痛。

    他找了块毛巾擦头发,一边懊恼地看着鼓起来的小帐篷:“你就不能安分守己一点吗……”

    “谁不安分了?”克劳德探头,脸上都是汗:“花园里杂物太多,也不知道哪些能丢哪些有用,所以我全部挪到仓库去了。土地我想明天再整理,等天气转暖后开始种花,不出半年你的花园就能成形。”

    也许是渴了,他一连喝了两杯水,动作很豪迈:“我觉得你住的地方太偏僻了,离市区太远不说,周围连邻居也没有,才会让那些光头党无法无天。我们应该养两三条大狗来看家,不但安全,还能增加一点生气。我喜欢拉布拉多那样温和的大型犬,不过要担任保安工作,还是凶猛的高加索犬比较好。”

    “好,到时候一起去买。”逛花店或者宠物市场曾经是他最讨厌的事,现在却充满期待:“晚饭还有一会,你先去洗澡吧。”

    把克劳德送进浴室,方严又专注在烹饪上。因为想起母亲,他临时改变主意,决定做一锅鱼肉粥。

    处理鱼没他想象的那么简单,尽管方严是使用冷兵器的高手,却被鲑鱼彻底打败。鱼骨被拆下后,肉已经烂了,完全不成片。他只能安慰自己,反正都要切碎去煮,烂一点也没关系,吃下肚子都一样。

    在他眼里结果才是关键,用什么手段并不重要。

    “这是什么,超好吃!”克劳德没有太多吃米饭或者稀粥的经历,特别是这样的鱼肉粥,简直是赞不绝口。

    “很抱歉,用粥这种很简单的食物招待你,明天会吃得丰盛一点。”把小菜推到克劳德面前,方严略带歉意,不过对方似乎不在乎有没有大鱼大肉,还是吃得很开心。

    他说:“很好吃,我喜欢中国的食物,只要不太甜。”

    之后的对话都是些毫无意义的琐事,他们小心地避开昨天晚上发生的一切,讨论天气和宠物,甚至为兔子吃不吃胡萝卜争论了很久。方严忍不住想,兔子吃什么跟我有什么关系?但他还是带着笑意不断反驳傻乎乎的小狮子,并从中得到乐趣。

    克劳德在说什么,其实已经听不到了,他只是默默地注视他,看他的每一个表情。在柔和的灯光下,他们围在铺了漂亮桌布的餐桌边共进晚餐,也许不够浪漫,但很温馨。

    这是一种无法言语的幸福感。

    尽管知道克劳德留在这里不是因为爱他,而是有无法推卸的责任,或者说离开这里可能找不到逗留的地方。但无论如何,他留下来了,并且愿意照顾他,这就够了。

    这一夜,他们没有睡在一起,方严给他准备了客房,铺上厚厚的褥子。

    “晚安。”他握了一下他的手,紧紧是握了一下。

    “真的不要我陪你吗?”克劳德还是不放心。

    “不用,好好睡吧。”从客房出来,方严才能放松笑得僵硬的脸,恢复平时的冷漠。这几天,在克劳德面前伪装成温润如玉的样子,让他觉得很累,但一切都很值得,因为单纯的小狮子喜欢那样的他。

    他回到房间,给泉打了个电话,响了很久,才传来异常兴奋的应答:“天啦,杰森真是太棒了!”

    “别玩死了,我要他活着。”如果这时候杰森有个三长两短,恐怕长情的克劳德一辈子都忘不了他,甚至会痛苦很久。他会留在小狮子心中,在某个角落,挥之不去。和死去的人争宠是非常愚蠢的事,方严不会这么做,也不能允许这件事发生。

    如同克劳德死后他才追悔莫及一样,杰森的死亡可能会带来无法挽回的后果。

    “要他死的是你,要他活着的还是你,你这家伙怎么比女人还善变。”泉嘀嘀咕咕地抱怨,但没有拒绝:“算了算了,你想怎么样都行,谁叫你是我的心头肉呢,我的乖乖。”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