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勇敢者的游戏最新章节!

    比赛一度中断,混乱中,泉驾着六神无主的方严朝自己的车快步走去。因为方严太激动,医护人员没有让他上救护车,只是告知地点,请他们自己过来。

    “我也去。”杰森远远跑来,再怎么说,他也不愿意看到克劳德出事。

    看见他,方严的怒火彻底点燃,他反手扣住臆想中的凶手,双眼通红地大吼:“从一开始我就觉得很奇怪,克劳德今天很不对劲,现在我明白了,原来是车有问题。你恨我是不是,所以动了手脚,你想杀了他。哈哈,你以为这样做就能分开我们吗,做梦!”

    他情绪激动地胡言乱语,不是泉手疾眼快,早就把杰森的脖子扭断了。

    “我为什么要杀他?”忽然变成凶手,杰森惊恐地看着泉:“你知道的,我什么都没做!”

    “方严,冷静点。”泉把他推进车里:“听我说,昨天杰森一直跟我在一起,不可能去动手脚。况且,这是意外事故还是蓄意谋杀,也得等技术人员检查之后才能下结论。如果你真的担心小猫,我们现在应该去医院,而不是在这里意气用事。”

    这番话如当头一棒打醒方严,他点点头,瘫在副座上一动不动。

    “你接着比赛,有事会通知你。”泉把自己的手机递给杰森,不忘威胁道:“你知道我的手段,要是敢跑,绝对让你终生难忘。”

    “你疯了,竟然保护一个外人。”方严心神不宁,正在努力控制自己的情绪,不能崩溃,但效果不佳。他的手指不停发抖,连烟也拿不住,只能用充满愤怒的责备来掩饰恐惧:“如果被我找到证据证明他就是凶手,就算你亲自求情也没用,一定要宰了这条狗!”

    “如果真是那样,我会比你先动手,但是……”他顿了顿,皱着眉头说:“我不认为杰森有机会那样做,从昨天下午比赛结束到今天早晨这段时间,他一直被捆在床上,没有离开过我的视线。唯一分开的十几分钟,就是去取车准备参加比赛的空档,而这个时候,小猫早就在跑道上跃跃欲试了。”

    “除了他我想不到别人。”泉说得有理,但他不信。

    “我头脑冷静、行事果敢、聪明过人的弟弟,你忘记老头子到柏林了吗?”他从没见过方严慌乱成这样,居然把最关键的嫌疑人忽略了:“他可不喜欢你丢下任务去做别的事。”

    是的,他被爱情蒙蔽了双眼,忘记这世上还有一个鬼魅般的父亲。

    如果真是元冕,以他心狠手辣的程度,绝不会善罢甘休,那一切都完了!

    冷静,方严,你必须冷静下来!

    他握紧拳头,告诉自己现在没时间悲伤,必须在第一时间考虑好对策,防止克劳德卷入纷争。但混乱的大脑像灌了浆糊一样,既迷茫又迟钝,根本理不出清晰的脉络。无论考虑什么事,怎么分散注意力都不行,只要一闭上眼睛,脑海中就会出现克劳德鲜血淋漓的脸。他无法忘记那一刻,事故的片段像噩梦一样挥之不去,刻在他的心头。

    方严开始发抖,寒意席卷全身,这是恐惧带来的战栗和绝望。

    亲眼目睹比从电视新闻中得知克劳德的死讯更残忍,他眼睁睁看着自己的爱人摔出跑道,生命垂危,却无能为力。没有比现在更糟的情况了,他很害怕,怕克劳德离他而去,怕一切化为泡影,怕刚抓住的幸福从指尖溜走……

    “这是医院,你冷静点。”看方严露出杀红了眼的表情,泉很怕他失控。他抬头看亮着手术中的指示牌,心中百感交集,好不容易才从牙缝中挤出我知道三个字。

    小狮子正在手术,他们被拦在急救室外,对里面的情况毫不知情。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方严坐不住,神经质地来回踱步,焦虑写在脸上。他不说话,只是走来走去,一刻也安静不下来。随着手术时间的加长,他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似乎快支持不住,随时都会崩溃的样子。相比之下,泉比他镇定多了,他安排自己的属下去查克劳德的车,很快得到结论——刹车被动了手脚。

    但克劳德背景单纯,也没有仇人,有人想要他的命,多半和方严有关!

    考虑到方严的情绪不稳定,泉没有把结果告诉他,只是吩咐追查到底。他靠在窗边,若有所思地看着自己的弟弟,不知在想什么。两人各怀心事地守在手术室外,气氛差到极点,空气像凝固了一样,压得人喘不过气来。

    两小时后,杰森赶到医院,但他不敢靠近方严,远远朝泉招手。

    “你确定?”听完杰森的叙述,泉的脸色也变得不太好:“喜欢说谎的坏孩子会受到惩罚,宝贝,你让我很生气。”

    “我发誓,我真的看到……”半句话还没出口,泉猛地把他推到墙角,不让他继续胡说八道。他先警惕地看了方严一眼,因为担心克劳德,他的注意力并不在这边。于是泉目光阴冷地盯着杰森,一字一句地威胁:“这个世界上只有死人不会乱说话,但我喜欢你紧实的屁股,大概舍不得杀了你,所以拔掉舌头如何。”

    他的眼神太可怕,吓得杰森连连后退,直到贴着墙壁,无处可逃为止。

    那不是平常开玩笑说要惩罚他,最后玩点S&M了事的眼神,而是真正嗜血的猛兽,是杀人狂!

    “对不起,我说谎了。”他赶紧低下头,冷汗顺着额头流。

    “乖孩子。”泉的身高远不及杰森,气场却无比强大,那种威慑力并不是人人都能具备。

    他似乎还想说什么,但手术室的门忽然打开,还在昏迷中的克劳德被推出来。这打断了他们的谈话,他远远看着方严紧张地询问情况,终于松了一口气,露出欣慰的表情。也许是长期紧绷的神经得到松弛,他的力量像被抽空一样,支持不住,一个踉跄跌坐在地上。

    克劳德暂时脱离危险,泉也不打算继续待下去,他看了一眼方严,带着杰森离开了医院。

    像他们这样的人,不需要怜悯。方严很强,他能挺住!

    “他们把你的头发剃掉了,你醒来后一定会说,‘这该死的医生一定嫉妒我帅气的脸,居然把我弄成光头。’不过没关系,很快会长出来,而且你无论什么样子都很帅。”病房中安静得针掉到地上都会发出响声,小狮子的呼吸被无限放大,让方严格外痛苦。爱人就在身边,却不能动,无法说话,甚至没有知觉,他还在昏迷之中,不知会不会有生命危险。

    他只能自言自语,冲淡这恼人的缄默,不然真的会发疯。

    一遍遍搓揉小狮子有些冰冷的手,替他按摩四肢,用棉签沾盐水擦他干裂的嘴唇,在他耳边说温柔的鼓励的话。他不断呼唤他的名字,说那些两人一起商量的琐事,对未来的期盼和心中的梦想。尽管都是些美好的希望,但他越说越悲伤,不能自己,最终被痛苦击溃。

    “张开眼睛看看我,求你了,克劳德,你这样让我很害怕。”方严轻轻抚摸小狮子裹着绷...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