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勇敢者的游戏最新章节!

    小狮子昏迷了整整两天。

    方严不吃不睡,也守了整整两天。

    第三天清晨,断断续续下起小雨,气温骤降到零下。温暖的室内虽然感觉不到寒冷,但雾气爬满玻璃窗,一片朦胧,让人不知身处何处。方严颓然地坐在病床边,眼里全是血丝,充满倦态的脸上总有种道不清的悲伤。他说不出话来,连呼吸都变得绵长,只是呆滞地凝视窗外,想起举枪自杀的那一天,也是这样的凄风苦雨的早晨。

    他低头看自己的手,掌纹繁杂,纵横交错,分不清彼此。据说这样的人一生凄苦,总有纠缠不清的痛。

    “如果你再不醒来,我一定会发疯。”他握住克劳德的手,痛苦一点点累积,几乎到了支撑不下去的时候:“求你了,像以前一样精神抖擞地跳起来,对我说早安。跟我发脾气也行,怨恨我也好,讨厌我也罢,要离开我去找杰森都可以,只要你醒过来,想要做什么我都答应。听见了吗,只要你肯张开眼睛,我愿意为你做任何事。”

    方严不断哀求,祷告,甚至许下诺言,只要能让克劳德醒来,他可以做任何事,哪怕立刻去死。

    但回应他的,只有均匀的呼吸声。

    到了中午,泉来了,带了些吃的,热腾腾地摆了一桌。但方严没有胃口,只捡了一个三明治,勉强吃了一半,连水也不想喝。他现在揪心的是小狮子的安危,其他都不重要了。他的爱人躺在那里,毫无知觉,不知什么时候才能醒来,等待变得如此漫长。

    这种爱人在眼前却随时都可能失去生命的折磨,比任何酷刑都残忍,令人无法承受。方严的眼睛满是血丝,刺痛,只能用手不断按压酸痛的眼窝:“有线索吗?”

    泉摇摇头,见他不动筷子,干脆自己吃起来:“监控坏了,所以没拍到车库的情况,不过我不认为这是巧合,电线断开的地方明显是被人割断的。而且,我还得到一条很有趣的消息:保安说当天早晨看到一个脸色苍白的东方人在附近徘徊,因为样子不像车手,所以多看了两眼。那个人瞎了一只眼,带着一个外形奇怪的眼罩,上面的图案很像一条龙。”

    “沐……”方严觉得头很痛,这是他最不愿看到的结果。

    “我可没这么说,一切都是猜测。”泉似笑非笑地看着他,咬了一口红烧狮子头,吃得津津有味,完全忘了这是给谁买的:“我陪不了你几天了,下周我得回西西里岛,总部有些麻烦事,不是一两个月之内能解决的。”

    “怎么了?”居然把泉召回去,这事不简单。

    “拜托,虽然你是独行侠,但也有自己的情报网,怎么连这么大的事都不知道。”泉扶额,不忘翻了个白眼,相当鄙视:“一只小猫就把你搅得天翻地覆,六神无主,这怎么得了。”

    “抱歉。”这段时间,方严把重心全部放在克劳德身上,除了得知元冕到了柏林之外,对组织内部的事一概不知。

    “出事了?”他问。虽然他讨厌这种生活,却无法摒弃过去,该出手的时候也绝不手软。

    泉摆手,示意他不需要道歉,然后凑过去,压低声音说:“布鲁诺家的小鬼干掉了红发里奇,西蒙发誓要为他的哥哥报仇,横扫了以布鲁诺为中心的所有家族。现在意大利一片混乱,各方势力都蠢蠢欲动,等待一次全新的改革。你知道老头子到柏林来做什么吗,因为他无法稳定局势,需要迪恩的帮助。真可笑,那个人也有低头求人的一天,真想看看那张面具下的脸究竟是什么表情。”

    “你想做什么!”他的眼神太疯狂,让方严无法忽视。

    “教父的时代过去了。”泉坐正,脸上有一种坚定不移:“我只是拿回属于我的东西。”

    “如果你想杀死元冕,并且取而代之,我不能给你任何建议。”方严内心很挣扎,至亲兄弟需要帮助,按理说应该竭尽全力,但他不能背叛自己的父亲。尽管他对这个人毫无感情,甚至和陌生人没什么区别,但他不能。

    他把目光移到小狮子身上,还在沉睡的大男孩脸上很平静,似乎没有任何痛苦。对方严来说,他很干净、很纯洁、很美好,没有被黑暗渲染过,是清晨的阳光,他不能让他卷入任何危机。

    这样想着,他狠下心说:“我想过平凡人的生活,远离这一切。”

    “我明白,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打算让你卷进来。”看看时间,泉站起来,打算离开。他走到门边,最后看了一眼方严,眼神复杂:“你是仇人的儿子,但也是我的亲弟弟,还是我第一次喜欢的人。不管结局怎么样,希望你能获得自由,跟小猫在一起,一直幸福的活下去。”

    这话说得凄厉,如同诀别一般,但方严坐着,没有表示。泉知道他得不到回应,只能自嘲地说:“看来我也得受一次重伤,才能换来你关切的眼神。”

    “你的话太多了。”方严没有回头,他的世界不需要别人,只要有克劳德就够了。

    泉这一去凶多吉少,但方严无法分神去担忧他。作为黑手党成员,从出生就伴随着死亡,离别早已习以为常。

    “对不起,我骗了你,我并不是普通的上班族,甚至不是什么好人。我的父亲是黑手党家族的首领,一个既冷血残忍的男人,我在他的训练下,抛弃了身为人类的怜悯之心,变得麻木不仁。我开始用冷漠伪装自己,不在乎任何人或事,只是机械地完成任务,杀人,或者被杀。”方严坐在床边,握着克劳德的手,像母亲爱抚不肯入睡的孩子一样一遍遍扶平他掌心的纹路,喃喃低语。

    他说自己的过去,痛苦的,绝望的,无能为力的,也有美好愉悦的:“如果你没有出现,我的生活一定会大不一样,我不知道这是好事还是坏事。但如果不认识你,我不会痛不欲生,不会刻骨铭心,也不会懂得什么是爱。或许,我应该感谢你,感谢你来到我的生命中,给我灰色的人生画上最亮丽的一笔。”

    “求你,醒来吧,别让我在这个世界上孤苦无依,没有爱人。”他捧起克劳德的手,虔诚地吻他的手指。

    也许是祈祷奏效,或者是方严的精神力感动了万物,也可能是因为精神相通。总之,克劳德有了反应。他先动动手指,皱了几下眉头,然后张开眼睛。

    “头好痛。”从昏迷中渐渐恢复知觉的小狮子吸吸鼻子,第二句话是:“肚子饿了!”

    “马上给你弄吃的,乖乖等一会。”欣喜若狂的方严马上站起来,来不以及嘘寒问暖,当下就开始忙活。突如其来的喜悦填满胸腔,他已经无法思考,只知道克劳德醒了,要吃东西,必须立刻满足。泉带来的食物还是热的,他打开保温桶,里面有一些皮蛋瘦肉粥,正好是他喜欢的中餐之一。

    看着小狮子一口接一口地喝粥,原先悬着的心才慢慢放下:“慢点吃,别呛着。”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