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请你别这样最新章节!

    “下雨天穿这么少冷不冷?”许久后,黎俊柏开口问道,声音有些暗哑。

    他离得太近了,略微动一动就会碰上,他的呼吸就在耳边,手臂搁在她背后的座椅背上,若有若无的环抱姿态,说不出的温柔情致。

    不冷,还很热,背脊都是汗,阮卿卿摇了摇头,身体发抖,两只手局促不安地抓座椅上的软皮。

    修剪得很整齐的指甲,不像别的女人涂抹了亮闪闪的指甲油,很纯净的本来颜色,淡淡的粉红,手指纤长柔软,在哑光皮质的衬托下,莹白如玉,像骰子朝空中抛出飞也似旋转时出来的渺渺流光,夺人眼球,致命的美丽。

    黎俊柏想抓住那双手,狠狠捉紧揉-躏一番。

    有汽车路过,明晃晃的车头大灯照进车里,籍以依托的黑暗消失,不期然的,两人目光对上,闪烁的不明情绪无所遁形,黎俊柏眼眸充血,呼吸急促浊重。

    灯光一闪而过,车厢再度陷进黑暗中,阮卿卿找回些许力气,低声问道:“你怎么过来了?”

    “今天开会洽谈和德百合作的事,没看到你,听说你生病了。”他说,自嘲地笑。

    听说自己生病,放心不下就过来了!

    低沉醇厚的声音冲击着耳膜,嗡嗡地震颤不停,阮卿卿心口一紧,勉力凝聚起的精神又在瞬间涣散。

    “你是什么样的人呢?”他自言自语似叹息,声音低不可闻,车窗缝钻了风进来,冰凉地拂过脸颊,也将他的话袅袅吹散。

    阮卿卿呆呆看他,男人微抿着嘴角,浅妃色的嘴唇微微上挑,弧度美好优雅,漆黑的瞳眸里倒映着她小小的影像,青涩,惊惶,无助,随着他粼粼的眼波跳动。

    就是这样的眼神,忽闪忽闪水盈盈的,让人想狠狠地揉碎她,黎俊柏咬牙,忍不住俯了下去。

    他的嘴唇触上她的唇,干燥、温热、强悍……阮卿卿无力地承受着,脑袋轻飘飘地浮上半空,手心冒汗,颤抖着,无助地捉住他腰部衬衣。

    透明的薄薄的轻软的花朵一样的人儿,仿佛呵气大了些儿都会融化掉,黎俊柏缓缓伸出手捧起阮卿卿的脸。

    发丝滑腻如水从指间轻泻,脸颊肌肤滑不留手。

    黎俊柏闭上眼,霎地又睁开。

    车门啌一声打开了,斜风伴着细雨扑入车里,阮卿卿打了个寒颤,黎俊柏的脸半掩在阴影里,看不清表情,一只脚已跨了出去,离她很远很远。

    “我走了,你回去吧。”他说,没有看她,下了车上了驾驶座,干脆利落地发动引擎,挂档,脚下轰油门。

    只等她下了车,他一抬离合,他们便分道扬镳。

    风雨比先前更大了,车里面热出一身汗,出了车风一吹,冷得激凌凌打寒颤,阮卿卿环臂抱住身体,木呆呆站着。

    后视镜有些模糊,镜里倒映的那个小小的身影单薄纤弱,黎俊柏咬了咬牙,抬脚松开离合,车轮带起水流溅开,白色的光影划开夜幕,瞬间消失在黑暗中。

    阮卿卿病倒了,满面通红,高烧,鼻流清涕,大宅里几个帮佣的吓得大气也不敢出,阿芹作为贴身专门照顾她的,比别人更加害怕。

    阮卿卿被阿芹架着,由主任医生唐时带路,到医院里又是查血又是ct折腾了一通,确认只是普通的风寒感冒才得以逃避住院治疗。

    西药横行的时代,唐时却说,西药副作用太大,中药虽然疗效慢可没有副作用,给她开了几剂中药让喝中药。

    阮卿卿怀疑他不满自己好好儿淋雨弄出病,故意要让自己喝苦涩的中药。

    这一下更不能上班了,无聊的很,午饭后,阮卿卿倒了墨...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