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请你别这样最新章节!

    “蜜蜜,亚楠的事我听说了,听大姑一句话,天下没有不吃腥的猫儿,他肯认错就行了。”大姑苦口婆心。

    “两口子过日子,哪有锅不碰着铲的时候,不是小姨说你,亚楠那么乖的孩子居然找女人,肯定有你的不是。”小姨怒冲冲说。

    二舅大声咆哮,“婚礼的一切我都张罗好了,你一句不结婚就不结婚,你让我怎么跟人家酒店经理交待?”

    ……

    日头当空照着,把唐蜜水嫩的脸蛋烤得快焦了,胸腔里憋着的闷火也快要烧开了。

    结婚前夕发现未婚夫劈腿已经很悲摧了,为什么亲戚们还都站在章亚楠那边异口同声劝她捡回那根烂黄瓜?

    万恶的看脸拜金社会,如果章亚楠不长得那么帅,如果章家不是那么有钱,他们会胳膊肘子往外拐吗?

    面前喷泉池堵住去路,高高升空的水花在阳光的亮得扎眼,泉池边紧挨着的喁喁细语的一对对男女更让人气闷。

    唐蜜想,自己要不要在众目睽睽之下跳进喷泉池来个为情自杀,制造出耸动整个城市的新闻堵住老唐家姑姨舅妗一众亲戚的悠悠众口。

    手机铃声又响了,木头两个字一闪一闪,唐蜜看了看,拉黑。

    不用听,也知章亚楠又想找自己解释。

    有什么好解释的,她相信自己的眼睛,梁允诗穿着小吊带睡裙躺在床上,章亚楠在浴室沐浴,两人难道不是刚办完事儿?

    唐蜜在泉池边坐下,一手托腮,蹙眉思考人生。

    跟章亚楠的婚事告吹,她的人生等于全盘推倒重来。

    男朋友得重找,工作也不能干下去了,她原来在章家的八佰伴商场上班当章亚楠这个小开的助理。

    “蜜糖,你在哪?”电话又响了,这回,是死党姚妙。

    “龙珠广场,先说好,你要是也来做说客,我就不认你这个闺蜜了。”唐蜜先声夺人。

    “我不做说客,我就问你几个问题。”姚妙提高声音,“亚楠刚才来找我,他说,你们还从没接吻过。”

    “死木头,他想干嘛,搏你同情吗?”唐蜜气得发昏,声音也高了八度,喷泉池周围众人纷纷侧目。

    “请回答我的问题,是或不是?”不愧是律师,姚妙没被唐蜜带歪话题,步步紧迫。

    唐蜜不甘不愿说:“是。”

    “你没毛病吧?你跟亚楠从小一起长大,有几岁就在一起几年,亲吻都没有过,不要告诉我,你们连搂搂抱抱都没有过。”姚妙大声说。

    的确连搂抱都没有。

    “你那么激动干嘛?”唐蜜怒,无理拼大声,“我看着他淌着鼻涕长大,看过他一身泥巴在地上打滚的样子,你让我对他怎么性趣的起来?长这么大,我跟他除了睡觉,所有时间都在一起,看着他就跟看着自己的亲兄弟一样,牵着他的手,就跟左手牵右手……”

    劈劈啪啪放炮仗似的。

    邵东阳看看满面泪痕楚楚可怜的郭喜薇,又看看不远处一手叉腰高声阔谈的唐蜜,揉了揉眉心,想:自家表妹如果有那个女人的一分磊落豁达该多好。

    “郭喜薇,看看人家,跟那人家学学。”

    犯得着因为向暗恋的人表白被拒哭成这个样子吗?

    “那么粗鲁的女人,你让我跟她学?”郭喜薇惊得瞪圆眼,咬了咬唇,鼓起勇气大喊:“啊!”

    我要从失恋中站起来!

    太羞耻了,喊不出来。

    也没机会喊了。

    唐蜜被那惊天动地的一嗓子吸引过来,抬眼便看到一个娇娇小小我见犹怜的小美人双手捂着嘴,眼眶里泪水打走,旁边一个男人高举手,似乎是想揽她,又似是刚松开她。

    “色狼,光天化日之下,竟敢调戏良家妇女。”唐蜜高喊,扔了手机,大踏步冲上前,邵东阳未及回神,唐蜜一个过肩摔把他掼倒地上,而后反剪双手,腿膝压住他后腰。

    动作那个行云流水!干净利落!

    “干什么?放开我。”邵东阳那个气啊!果然人不能夸,才夸她磊落豪迈,一转眼就尾巴翘上天不知天高地厚。

    气晕头了,他在心里夸人家,唐蜜可不知道。

    这色狼的声音太好听了,狂野而性感。

    跟她难忘的那个电视访谈里那个人的声音很像。

    那个名人访谈采访的是谁她不知道,只记得当时听到那声音震了震,那样磁性的声音,光是听着就有一种酣畅淋漓的感觉,就能让人忘记一切烦恼。

    唐蜜微迟疑了一下。

    “你误会了,他是我表哥,不是色狼。”郭喜薇急得哭了起来,“邵东阳,你怎么样?”

    死不了,但是后腰上那一跪压……好疼!太疼了!腰都直不起来。

    “他不是色狼,那你哭什么?”唐蜜直起身,拍手,见义勇为却搞了大乌龙,大是尴尬。

    “你见过我这么帅的色狼吗?”邵东阳气笑了,站了起来,不掸衣服上的尘土了,斜眼瞥唐蜜。

    喷泉水珠簌簌有声,阳光下五彩斑斓,再耀眼夺目在男人身旁也只是陪衬。

    男人身材修长挺立,黑色西服沾了灰土,有些狼狈,却难掩不凡品味,长得更是……该死的好看。

    优雅的眉目,清润的双唇,淡淡的愠怒从那双漆黑如墨的眼眸渗出来,寻寻常常的姿态,便让人不由自主觉得自己在仰望,觉得他的底蕴和阅历远非一般阶层的男人可以比拟的。

    这样的男人,自有女人趋之若骛,哪用得着当色狼,臊大了。

    唐蜜抓头发,挣扎纠结,要不要道歉呢?

    好丢脸啊!

    要不,还是用小时候那一招吧。

    小时候为了保护章亚楠狂揍过很多小伙伴,那些孩子的家长找上门来时,唐蜜不愿道歉,每每装晕逃避。

    “我头好晕!”唐蜜华丽丽地倒了下去。

    不是吧?刚才勇擒色狼的气概哪里去了?邵东阳瞠目,为唐蜜的无耻叫绝。

    人都晕倒了,要让她道歉想都别想了,眼下棘手的是:不理不睬转身走人?还是报警?还是打120叫救护车?

    精英遇上无赖,再高智商也束手无策。

    唐蜜眯着眼,努力从睫毛缝观察敌情,角度关系,脸部看不到,只见到一只手攥起又松开。

    好漂亮的一双手,瓷胎一样的雪白颜色,那么优雅修长,有一种独特的清新凛冽的味道,紧攥起时,白得透明的皮肤下青筋突起,又充满力的爆发感。

    可恶,大男人一双手长那么好看做什么,想起自己一双从小和小伙伴打架干出来的骨节分明的手,唐蜜闭上眼,心中淌下长江泪。

   ...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