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补天道最新章节!

    整个熊府一下子动了起来,家人们奔走忙碌,收拾东西,虽然繁忙,但在脸上竟然露出了一丝喜色,与白茫茫的丧事气氛殊不相称。

    钟少轩对孟帅道:“他们府里有大事,一时顾不上其他,你先回去。”

    孟帅随着人流一路挤,挤出了正门。

    但见正门外,聚集了黑压压一片人,大部分是家丁小厮,在门口束手站立,外面一圈却是看热闹的镇民。

    大门前停着一队马车,前面有两个大汉开道,中央一头高头大马上,坐着一个锦衣青年,长得浓眉大眼,年纪不大,神态却已隐隐有了几分威武。

    孟帅本想回去,但看到热闹,不能免俗的起了围观之心,随手拉过一个小厮,道:“问一下,那是谁呀?”

    那小厮不认得他,只道是看热闹的顽童,也有炫耀之心,乐滋滋的道:“那是咱们郭家三少爷,郭家,知道不,郭家堡那个郭家。”

    孟帅“哦”了一声,这才想起,模模糊糊有个印象。

    瓜陵渡这是个小镇,负郭的城镇叫做沙陀口,乃是凉州第一大边塞,也是凉州武林一大中心。在沙陀口,武林的势力盘根错节,也有顶级的,具有控制力的大势力,一个是专做口内口外的商路生意的沙陀帮,另一个就要数本地的第一大豪强郭家堡的金刀郭家。

    金刀郭家有财有势,武功在凉州也是大大有名,豪强氏族,名副其实。相比之下,熊家这个渡口的大船东,对他们来说就有些不够看了。

    孟帅奇道:“老船东的后事,郭家会专门派人来吊唁么?”

    那小厮道:“那当然,当年咱们家姑奶奶,可是郭老爷的夫人。”当下滔滔不绝,将郭熊两家的渊源说了一个大概。

    原来郭家堡堡主郭亮生和老船东本是同龄人,但原配死了之后,却娶了老船东的小女儿熊氏为续弦。青春少女嫁给半大老头子,当然是委屈的,但从两家的地位上来讲,却是熊家高攀。

    那熊氏夫人进了郭家堡,也生下了一男一女,就是今天来的三少爷郭宝蒲和三小姐郭宝茶,但很快就一病不起,十多年前就死了,两家就断了往来,连熊家的外甥和外甥女,也多年不登门。但熊家的人提起来,还是以这门亲戚为荣。

    孟帅听了,目光往那郭宝蒲身上一转,但见他身穿蓝色锦衣,腰间挂着荷包玉佩,虽然衣服颜色也算素净,但往亲姥爷家吊唁,不穿一点孝,还穿丝绸衣服,岂不无礼?至于那马车里的郭宝茶,或许是大家闺秀,不愿意抛头露面,始终也没下马车。

    就见熊家的老爷、现任的镇长带着长子也就是刚才孟帅看到的那青年出迎。虽然在孝中,不能满面春风,但看得出来也很高兴。

    那郭宝蒲只等到熊老爷到了马前,这才下马,也没行礼,神色冷淡的寒暄几句。反倒是熊老爷说话亲热,险些勾肩搭背,全没有长辈的样子。刚说了两句,就听人群里传出一声惊呼。

    就听噌的一声,马车帘子一动,一只花狸子窜了出来,立刻就没入了人群当中。马车帘子一掀,一个素衣身影扑了出来,叫道:“阿奴,你别跑!”

    孟帅站在角落,本是毫不相干,却见一个灰色的身影猛的扑了上来,他下意识的一伸手,已经抓了一个毛茸茸的大物事在怀。那毛东西不住扭动,孟帅稍一不注意,给挠了一下,登时脸上给挠了三道血痕。

    孟帅大怒,伸手死死卡住那毛东西,正要往外扔,就见一个少女赶到面前,伸手往孟帅面上抓来,一面喝道:“阿奴,快回来。”

    孟帅被她惊得一松手,手中花猫已经“嗷”的一声,钻入那少女怀抱,那少女笑眯眯的抱着花猫,道:“太好了。”

    孟帅抬起头,和那少女照了个面。

    不知是不是孟帅的心理作用,那少女给她第一个感觉是——猫一样的女人。

    那慵懒的神态,如同细线一样的眼睛和微微卷曲的头发,无不令人想起了狸猫,那少女虽然只有十五六岁的样子,但却透着一股成年女子才有的风韵。

    除此之外,她也说不上好看,最多中人以上。

    这少女就是郭宝茶?

    那少女也不跟人说话,抱着花狸子一路自言自语,道:“猫儿,阿奴,你跑什么呢?跑也跑不出我的手心啊。”转眼间已经回到了马车,一闪身又坐回去。

    场面很是尴尬。

    刚刚闹的这一出,虽然只是个小插曲,在平时也就是哈哈一笑的事情,但现在不是平时。

    熊府在办丧事,郭家兄妹是来给亲外祖父吊唁的。

    这是来吊唁的么?

    这是来砸场子的吧?

    亏了孟帅把那花狸子截住,倘若给它一路闯入灵堂,看郭宝茶的架子,是不是也要闯入灵堂,玩一出真正的“躲猫猫”?

    倘真如此,熊老镇长的丧礼也成了笑谈了。

    在场的人无不神色尴尬,除了郭家兄妹。

    郭宝蒲神色自若,对妹妹做的事情全都视而不见,只道:“舅父,今天晚上我要办酒席。”

    熊大老爷愕然,过了一会儿才道:“啊?哦哦,当然,晚间我自然要备下酒宴,给三少爷和三姑娘接风洗尘。”

    郭宝蒲摇头道:“不劳舅父张罗。本来就是我请客,这里最大的酒楼是哪里?”

    熊大老爷尴尬道:“这个,镇子太小,只有两家酒家,卖些村醪,说不上酒楼。”

    郭宝蒲面上嫌弃神色一闪而逝,道:“那就借舅舅家一间厅堂。本地三老四少,乡绅富户,我要全部请到。舅父帮我安排吧。我累了,要睡一会儿。”说着当先大踏步走入门。后面马车随从纷纷跟进。

    人群渐散,孟帅在旁边脸色抽了抽,心道:这场甥舅会真是扯淡。

    既然是宴请本地富户,钟家怎么说也是本地匠户的首领,自然在邀请之列。钟家老头根本不会出席这等应酬,自然是钟少轩前去。

    等到定更时分,钟少轩从酒宴回来时,孟帅已经打...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