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补天道最新章节!

    孟帅为了生活幸福,做出的最大努力,就是雇佣了个好厨子。

    吃着软烂的炖羊肉,油汪汪的鸡腿和雪白的大白馒头,孟帅长长的出了一口气,感觉到一切都值了。

    因为消耗了太多的体力,孟帅今日胃口大开,饭量超过平时一倍,一口气就着炖肉吃了十来个馒头,兀自拿着鸡腿往下塞,旁边厨娘惊呆了,啧啧几声。

    吃饱喝足,孟帅问道:“你们都吃完了么?百里先生吃完了么?”

    那厨娘道:“等少爷吃完了我们就吃。那个百里先生有好几日不吃饭了。”

    孟帅道:“这样啊。”心道:绝食?这是等着我呢,我去看看。

    虽然百里晓是被水思归抓来的,但也没有亏待他,拨出前院的正房给他住着,每天也是好酒好肉招待。至于水思归要求的试演武功,还没影子呢。

    孟帅到前院的时候,就见百里晓一人坐在门槛上,脸色阴郁,目光中光芒闪烁,犹如水光,额头皱纹深刻,比刚来时看着老了十岁。

    孟帅走近,拱手笑道:“百里先生好?”

    百里晓摇了摇头,也不答孟帅的话,自顾自长叹一声,道:“今天是个特别的日子。”

    孟帅奇道:“怎么?”

    百里晓低声道:“今日是我独生女儿五岁的生日。”

    孟帅“嗯”了一声,坐在他对面的马扎上,似乎等着他说话。

    百里晓低声道:“我不是一个好父亲。上一次见她,已经是两年前的事情了。”

    孟帅再次“嗯”了一声,道:“您这样的武林前辈,想必总是很忙的。”

    百里晓道:“与其说我很忙,不如说是不重视。唉,当年英雄意气风发,哪怕家事放在身上。我女儿,她恐怕早就认不得父亲是谁了。当初轻易可以和她亲近,我没在乎,如今我再想抱抱她,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实现?”

    说到这里,他伸出手来,手中是一枚玉观音,道:“这是我今年本来打算送她的礼物,可惜她无缘见到了。”他用手指摩挲着温润的玉质,露出几分温柔的神色,仿佛抚摸的是女儿的发梢。

    孟帅静静地听着,过了一会儿,也是长叹一声,道:“百里前辈,我家乡有一种说法,叫‘男带观音女带佛’,你们这里有没有说法?”

    百里晓一怔,道:“有啊。”

    孟帅道:“若是如此,您应该给女儿买个玉佛才是。”

    百里晓闪过一丝尴尬,随即一笑,道“我忘记了。哎,我之前没将女儿放在心上,因此也没琢磨玉佛和观音的区别。”

    孟帅道:“原来如此。不过这个玉佛的丝扣和您的带钩很是相配,不留神还道是前辈你随身佩戴的呢。您要给女孩儿买挂件儿,干嘛要和您自己的带钩匹配?”

    百里晓盯着他,孟帅最后道:“我第一次再河上见到您的时候,您说您上无亲朋,下五子弟,孑然一身,是说笑话的么?”

    百里晓无语,过了一会儿,霍的站了起来,愤愤然往里就走,背影瑟瑟发抖,充满了羞惭之后的恼恨。

    孟帅在后面叫了一声,道:“先生,慢走。我知道您这番话的意思。就我本心来说,我也不愿意您被困在此地。”

    百里晓哼了一声,停住了身形,但没有转过身来。

    孟帅道:“并不是您跟我说您家里有八十的老母,吃奶的娃娃,我就觉得可怜。我只是觉得人不该被勉强关在自己不想呆的地方,自由的重要,我一开始就知道。”

    百里晓慢慢转过身,看着他,目中闪过了一丝希冀。

    孟帅却又摇头道:“如果您有什么手段,不管是明着也好,暗着也好,就算光天化日之下,大摇大摆从我眼前走出门去,我也不会阻拦。可我看您困顿的样子,想必是老师留了禁制吧。”

    百里晓脸色一变,脸色慢慢涨红,显然是怒火再次升起。

    孟帅道:“这个我真的是没办法。您见多识广,应该知道,没有让我这种小字辈凭空制约高手的办法。所以我无能为力。就算有能力,把你关在这里是师父的意思,我尊敬师父,也绝不能吃里扒外。为了您去违逆师父,这未免太没良心了。”

    孟帅说完这番话,就转过身,道:“这里我是不会再来了,师父不在,我看您是无法可想,您看我是满心不爽,相看两厌,那还有什么必要见面呢?请好自为之吧。还是那句话,如果您能够自救,我绝不阻拦。”说着大步走出了院门。

    百里晓盯着孟帅的背影,道:“这小子,倒也是个人物。可你还年幼。”

    离开了百里晓的院子,孟帅独自出了门,打算溜溜食,调整一下心情再去休息。

    刚出门,就见巷子口贴了两张告示,一张是寻常的白色,另一张大红的告示,他不由吃了一惊,忙走上去参观。先看白色告示,上面写的是“通缉令”三个大字。

    到了古代世界,当然会看到通缉令,这是无数小说电视剧验证过的真理,孟帅也不奇怪,第一眼看到上面的头像。

    这头像就跟一般电视剧里面的一样,毛笔画的,粗略至极,除了能看出这是一个青年男子,有两个眼睛一个鼻子,什么也看不出来。

    再往地下看时,就见告示上标明此人叫做“荣某某”,罪行就两行,无非是杀官造反,明火执仗,穷凶极恶云云,写的很是简略,又说他在凉州逃窜,不知去向,总归应当还在甘州、并州、凉州一代,划了老大的活动范围。最后的赏格却是不低,乃是“白银万两”,最后盖着沙陀口太守的大印,表示这是官方出品。

    孟帅心道:这什么乱七八糟的通缉令?连个准名姓都没有,画像也画成这样,后面也没什么像样的线索,这平白无故的,怎能找到人?你们是不...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