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基督山伯爵]大执政官最新章节!

    当莉莉丝再一次见到爱德蒙的时候,她看到的是一幕十分诡异的场景。距离海面不到五百米的空中悬浮着一朵不大的白云,尤里西斯端坐在云层上试图吸收和控制阳光,时不时有些光箭和火球从空中落下;而爱德蒙大头朝下,被一根细细的光线束住脚踝,面庞离海不过半米,正神色悠闲地翻看着一本古老的书卷。他时不时地会晃动一下|身体,以躲避从天而降的灾难。但即便如此,他的动作也是极其优雅和闲适的,带着种行云流水般的舒畅感。

    ……但是再怎么流畅,也没有办法掩饰他正被倒吊着的事实。莉莉丝忍不住转身抬头望着天空,用她早已失去效用的xiong腔“吸进”一口魔力,再将无法吸收的残余渣滓缓缓吐出来,才再度转身,神色如常地向爱德蒙走去。

    “我亲爱的领主大人,你是不是应该解释一下……”

    翻了一页书,爱德蒙头也不抬地道:“解释什么?我亲爱的莉莉丝。难道你是想问我为什么会被吊在这里吗?当然,我能明白,一名巫妖的好奇心总是太多,但我希望你最好把那些好奇都放在同样白花花的骨头上,而不是放在你家陛下的私人生活上。”

    “我以为您不会采纳我的建议。”莉莉丝踏着海水,如履平地地走到爱德蒙面前,脸上带着暧|昧的微笑,细长的手指轻轻挑起了爱德蒙的下巴,“多么美丽的骨骼啊,这是法则的雕琢……为什么您不干脆将灵魂抽离,而是留在了这具身体里呢?如果您如计划中一样死去,哪怕我得不到您真正的身体,也可以多一具完美的收藏品了。”

    似乎是准头不对,一道光箭从天空疾射而来,竟然恰巧擦着莉莉丝的手指射过。海风吹来,那根手指连同骨骼一起迅速化为灰烬消散,就连匿形戒指也发出了“啪”的一声脆响,裂开了一道缝隙。

    莉莉丝:“……”

    爱德蒙幸灾乐祸地耸了耸肩:“你看,莉莉丝……这就是你那个愚蠢建议被实施的后果。一个新生的、力量强大、同时掌控着两种本源法则的神祇,当他发怒的时候,世界都会因之震颤——即使他是我的未婚妻,我又能够约束得了他多少呢?”

    一边说着,爱德蒙还一边痛心疾首地摇着头,指责道:“莉莉丝,我亲爱的管家,你可把我给害惨了!你提出那样的建议来,是想让我一辈子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么?”

    莉莉丝:“……”这种话还是留着骗骗没有脑浆的骷髅吧,高等恶魔天生力量强大,爱德蒙的实力更是堪比主神,在整个瑞恩世界都是排的上号的……尤里西斯只是个初生的神祇,虽然占了世界本源的便宜,但在爱德蒙这种成年了数百年的恶魔面前,简直就是头温顺的小羊羔啊!!

    不过看起来,爱德蒙的计划似乎出了点意外,这才不得不摆出这幅架势来……作为与爱德蒙狼狈为奸了数百年的管家,莉莉丝十分配合地露出了半是吃惊、半是了然的神色,还放出了一个没什么阻隔效果的隔音结界:“……你都干了些什么?”

    爱德蒙叹了口气,翻手把书收了起来:“莉莉丝,你知道我刚刚成年不久,也没有喜欢过什么人,平生头一次产生这样的感情,会误以为是别的原因……也是情理之中的嘛。”

    他苦恼地按着眉心,低声道:“我只是在发觉了自己的喜欢之后,动用的手段稍微粗暴了点……选择的地点,嗯,稍微不那么合适了点……”

    莉莉丝:“……”

    一道光柱骤然从天空轰下,直直地砸向了爱德蒙。爱德蒙脚尖一晃,从原地荡开,险险地避开了那道光柱。他抱怨道:“你都看到了,莉莉丝?这就是你心心念念的领主夫人!见亡灵了,为什么我没发现其他几位领主的夫人有这样的暴力倾向?照这样下去,别说是什么孩子了,他连蛋也不会给我生的……”

    尤里西斯的回答是从天而降、拖着长长光焰的火流星。

    莉莉丝转过头,用力揉了揉自己坚|硬的颧骨,呼出一口气,又慢吞吞地把头扭了回来:“……所以说,你到底干了什么?”

    爱德蒙无辜地看着她,神色纯真得如同初生的婴儿:“该干的都干过了。”

    “……”就知道绝对会这样!!

    莉莉丝盯着爱德蒙满脸无辜的神情,手骨一阵发|痒,差点就把法杖掏出来砸在了他的脸上。她咬牙切齿地道:“亲爱的领主大人,我忽然觉得我可能不太适合做您的管家,请允许我在这里向您提出辞呈,并荣幸地推荐我的儿子帕特里克成为您的新任总管……”

    爱德蒙觉得自己简直太无辜了。本来嘛,一个拥有龙族血统、刚刚成年精力旺|盛的高等恶魔,在和自己喜欢的人单独相处、而且还刚刚对着彼此告白过的时候,一时冲动地做了些情侣之间应该做的某种灵|肉之间的亲密交流,也是理所当然的嘛。他只不过是“一不小心”地动用了点龙族天生的引诱手段,又“一不小心”地仗着武力让尤里西斯无法反抗,再“一不小心”地借助亲密行为和尤里西斯缔结了无法解除的婚姻契约而已……尤里西斯至于那么生气吗?

    明明他命中注定地要成为自己的妻子,爱德蒙不过是因为某种“情难自已”把时间稍微提前了那么一点点而已,尤里西斯至于那么激动吗?

    爱德蒙理直气壮地想着,丝毫忘记了自己是为什么会心甘情愿地被尤里西斯吊在这里当靶子的,开口打断了莉莉丝的话:“这些话以后再谈,莉莉丝,你是为什么才来找我的呢?”

    莉莉丝顿了顿,神色变得古怪起来:“……是伊兹密尔的城主,穆斯塔法找到了我,要求和您见上一面。”

    十几天前,爱德蒙一把火烧掉了城主府的时候,莉莉丝正坐在帐篷里和海黛大眼瞪小眼。她没想到自己的咒语会在海黛身上失效,而海黛在看到一副骷髅架子在自己面前活动时,居然也没有惊吓到昏倒……

    她顺手检查了一下海黛的身体,意外发现她具有极佳的魔法天赋,之前没有在咒语的效力下沉睡,恐怕也是出于这个原因。考虑到海黛毕竟是尤里西斯的妹妹,将来是一定要涉及到一些事情里的,莉莉丝迟疑了一下,没有消除掉她的记忆,反而有选择地将一些事情告诉了海黛,征求了她的意见,把她收为了自己的学徒。

    两人在原地等了没有多久,伊兹密尔的城主、穆斯塔法本人便驾着马车亲自来到城外,言辞恭敬地将她们请上了车。没用多少功夫,莉莉丝就从他口中得到了自己想要的消息。因为城主府中忽然燃起的大火,原本准备配合穆罕默德对付她们的穆斯塔法迅速地转变了主意,不仅释放了雅各布他们,态度还变得极其亲热。

    他似乎是因为那场大火而受到了惊吓,认定雅各布他们背后有着什么势力,想要从中得到什么好处。但被他关押起来的那一船水手只有雅各布一个是真正的活人,那群老骷髅架子根本听不懂这个世界的语言,更别提是和穆斯塔法对话了;雅各布本人呢,自从信仰了“拜爱德蒙神教”,原本不多的脑浆就更被压榨了个透了,更不知道该怎么应付穆斯塔法。穆斯塔法无奈之下,想起了穆罕默德之前带人去包围的地方,怀着一丝侥幸地找到了莉莉丝,这才顺利地提出了自己的请求。

    在穆斯塔法眼里,能够一举炸掉城主府、逼得穆罕默德疯了一样地进行千里追杀的爱德蒙势力一定非同一般。不说别的,就说他们安排在苏丹身边的那名女奴,如果不是确实能够威胁到穆罕默德的地位,穆罕默德又怎么会不惜一切代价地追杀爱德蒙?而那样一名举足轻重的妃嫔,如果仅仅用来对付穆罕默德,不是太过浪费了吗?重要的棋子就该用到合适的地方去,这样才能获取最大的利益!

    穆斯塔法认为,他和爱德蒙是有合作的基础的,也一定能够在合作中获取双赢的结果。从穆罕默德身上就能看出苏丹对他们父子的看法,穆斯塔法也没有指望过自己其他的堂兄弟们能摆出什么友善的态度来。可是在那道火|柱冲天而起后,他心里又悄然萌发了一个疯狂的念头——苏丹现在还年轻,儿子也并不多,假如爱德蒙送去的那名女奴能够获得苏丹的chong爱、生下子嗣……

    那么,如果能和爱德蒙合作,就绝对会是百利而无一害的局面!一个与穆斯塔法交好的新皇帝?一个在年幼时成为苏丹、任凭穆斯塔法摆布的新皇帝?……

    穆斯塔法的野心暗暗膨|胀起来。

    但他心里十分清楚,这些设想在未曾实现以前,也只能是个美好的设想而已。他现在还无力去展望美好的未来,首先要做的,还得是和爱德蒙搭上关系才对。

    爱德蒙和尤里西斯消失得无影无踪,城外只剩下了莉莉丝和海黛。因为她们不俗的容貌,穆斯塔法理所当然地把她们看做了爱德蒙的家眷,对她们殷勤备至,并明里暗里地向莉莉丝表达出想和幕后的主使者见上一面的意思。

    如果他遇到的是普通人,凭借着那些层出不穷的威逼利诱手段或许早就成功了;但莉莉丝偏偏是个活了上千年的巫妖,穆斯塔法的那些手段暂时还不被她放在眼里。她一边教导着海黛,一边从穆斯塔法手中压榨着好处。直到差不多觉得满意之后,她才联系上了爱德蒙,不紧不慢地来到了这里。

    在她的设想中,爱德蒙最多就是英雄救美后制造机会和尤里西斯浪漫相处,诱哄他心甘情愿地成为自己的未婚妻,再想办法把他转化为神祇……任凭她怎么想也想不到,爱德蒙居然完全是反着来的,他是先霸王硬上gong、再转化神祇、再哄骗尤里西斯主动提出婚约、然后再继续霸王硬上gong!

    就算是放在号称拔x无情的龙族里面,爱德蒙也算得上是渣中翘楚了吧!连莉莉丝这个旁观者都忍不住手痒地想给爱德蒙来上一记,更何况是尤里西斯呢?

    言简意赅地说完自己的来意后,莉莉丝又面无表情地补充了一句:“……但是,就目前的状况来看,恐怕您在几十年内是没有需要和他见面的了。我这就去回绝穆斯塔法,带人一起返回深渊吧。”

    爱德蒙:“……”

    莉莉丝毫不拖泥带水地从这片海域离开了。爱德蒙叹了口气,从半位面里mo出那本没看完的书,继续翻到之前那页。

    天空上洒落的光雨却逐渐减少,慢慢地消失不见了。尤里西斯从云端落下,追踪着莉莉丝留下的痕迹,忽然转头对爱德蒙冷哼一声,瞬间消失不见。

    爱德蒙又不紧不慢地把那本书塞了回去,心情愉快地哼着深渊流行的小调,也循着之前留下的印记追了过去。

    -

    穆斯塔法心情焦灼地等了足足半个月,才等到了莉莉丝的一句承诺。但他还没来得及为这个消息高兴多久,来自首度伊斯坦布尔的一道谕令就让他脸色彻底难看起来。

    穆罕默德莫名死亡的消息是瞒不住的。苏丹被新晋chong妃迷得神魂颠倒,正费尽心思地想找些方法来讨她换新,却忽然间得知了儿子死亡的消息,顿时勃然大怒。他的儿子没有多少,成年的更没几个,虽然穆罕默德之前触怒了他,但毕竟也是他chong爱过的儿子。得知他居然是在伊兹密尔死去的后,立刻雷厉风行地派来了使者,把穆斯塔法骂了个狗血淋头。

    穆斯塔法非常无辜。他早在事情发生的当天晚上就向伊斯坦布尔送去了紧急情报,报告了穆罕默德死亡的原因和自己的“猜测”,把事情归咎于阿里帕夏的余孽,试图撇清自己的关系。但他怎么也没料到,苏丹现在整天和chong妃胡天胡地,根本就没有注意到他的汇报,只是从别人口中偶然听到了消息,才命人前来斥责的而已。

    如果只是斥责也就算了,穆斯塔法早就习惯了忍辱负重。但苏丹显然是怀疑上了是他杀掉了穆罕默德,命令他即刻跟着使者前往伊斯坦布尔。这么一去,无异于羊入虎口,会发生什么事情,简直是不言而喻的。

    站在自己府邸的废墟前,穆斯塔法欲哭无泪。他一边命人想方设法地拖住使者,一边又再次登门求见了莉莉丝。刚巧,莉莉丝传达完了消息,已经回到了这栋暂时居住的住宅中,而爱德蒙和尤里西斯也一前一后地循着她留下的定位来到了这里,莉莉丝便咳嗽一声,亲自出去见了穆斯塔法。

    装修奢华的客厅里只剩下了爱德蒙和尤里西斯两个人。视线交错了一会儿后,尤里西斯控制不住地又想起了爱德蒙之前做过的事情,浓浓的羞耻感让他脸色一阵青一阵红,蓦然间扭过了头,转身坐在了一张沙发上。

    爱德蒙笑眯眯地坐在了他的身边,手臂娴熟地攀上他的腰|肢。尤里西斯猛然间颤|栗一下,浑身的皮肤都仿佛泛起了微红。他眼睛里几乎要喷出火焰,咬牙切齿地低吼道:“别碰我!”

    爱德蒙置若罔闻,手指在他腰侧摩挲了两下,才恋恋不舍地转到了其他地方。他把那只手臂搭在了沙发的靠背上,倾身靠近了尤里西斯,仗着身高将他压制在一块小小的角落里,鼻尖几乎要与尤里西斯眉心相抵:“尤里西斯……”

    他的声音几近叹息,如同岩浆般炽|热的气息间隔极近地由眉心扩散,喷洒在尤里西斯的眼皮上。尤里西斯眼睑颤动,睫毛几乎有种拂到对方嘴唇的错觉,难言的颤|栗再次由身|下扩散,刚刚凝结的神格似乎都为止颤动起来:“停……停下……”

    他艰涩地挪动唇齿,费力地从喉中挤出几个音节,目光中满是愤恨,偏偏又散发着异样的神采:“爱德蒙……你这个……”

    爱德蒙曲起膝盖,抵开他交叠的双|腿。他啄吻着尤里西斯,低声笑了起来:“三天四夜、整整八十个小时,你还没能够接受现实么,尤里西斯?好吧,我承认,我的确不应该在你神格尚未稳定的时候趁人之危,放进自己的精神烙印,但你不也已经给了我足够的教训了么?我,堂堂的深渊领主爱德蒙二世陛下,可从来没有被人吊在半空中当靶子过呢!”

    如果眼神能杀人,尤里西斯愤怒的目光已经把爱德蒙千刀万剐不知多少遍了。就因为爱德蒙的那一道精神烙印,这些天里他不知道受到了多少折磨!

    如果深渊的其他几位领主知道爱德蒙到底干了什么,他们恐怕会彻底无言地拜倒在爱德蒙的脚下,为他的无耻感...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