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道之扉最新章节!

    明月当空照,香气阵阵飘,我和玄大锤一人一妖相对而坐,大快朵颐,可怜的娃啊!五年多没粘晕腥了,正狼吞虎咽,腻得直翻白眼,我直叫慢点慢点,没人跟你抢。月下最宜独酌,还真找着了,守哥在我走前送的,无言地喝着别有一翻滋味在心头,该离开了,可到哪儿去呢?查看了储物戒子里的东西,在当年的收获中找出了一个苦海地图玉简,还有一份当年范东流探寻的秘境地图,先去哪儿呢?纠结中一摸酒坛,空了!再一摸还是空了!什么情况?回过神来一看,一个酒鬼诞生了!玄大锤爬在地上摇摇晃晃,冲血的巨大**,对着明月呵呵嘶气,爪子上还抓了一坛酒往嘴里灌,你以为你是啸月天狼啊!天啊!为什么我无意的举动,总会后患无穷,误人子弟!误人子弟!,可你们怎么都不学好啊!

    终于决定先到秘境,因为离此不过千里,走过路过不能错过。坐在玄大锤身上不急不徐行驶在海面,咱什么都缺,就不缺时间,这一带不愧为苦海荒漠,也没个高级海妖来让我练练手。一路琢磨如此荒芜的地方怎会有秘境洞府?还有那桃核到底是什么玩意?几日后来到地图所示的地方,也是个不起眼的荒岛。入口不在岛上而在海底,潜了下去在一片礁石和海藻丛中发现了入口,洞府的防护法阵早也被范东流一行人破开,现在除了能阻止海水流入对修士不起一点作用,长长的石阶直通地底,沿途都是打斗痕迹,不久来到一座洞府里,各室凌乱不堪,本来就没抱什么希望,经过范东流那一帮老手的搜刮能留下什么才怪,转身欲走,但感觉到天目跃跃欲动,有好东西!可反复寻找也没发现,又是四壁敲击希望能发现隐藏洞室,也没结果,还是回吧,可越往外走天目越不安,洞室里一洼浅浅的池水引起我的注意,虽然清可见底,但很打眼,凝神探入,水面阵阵涟漪阻断神识,钉拳打在上面破开一个独立空间入口,天地很小中间一座黢黑的小山,山上只有一棵枯死的桃树,天目飞出罩在山上,“土!”苍凉的声又回荡,小山慢慢虚化不见,天目上出现一片黢黑的区域,土域成!神识一动来到新成土域,黢黑的大地,血月的光丝丝透入,黑地血光象鬼域,地上有神识刻印,读取后才知道,那座小山是传说中的息壤,发现时只有指甲大小,被洞府主人离尘上人,千年前从深海九死一生带出,千年前?不就是传说中三大天宗攻打苦海的时候吗?又是深海,那里隐藏着巨大的秘密。

    想到小山上曾有棵枯死的桃树,拿出那颗不起眼的桃核种下,应该能活吧,死了也算了,反正不知有什么用,权当做个实验,引来一点水域的天一真水灌下,本源就是本源,刚一会就抽芽长成小苗了,抬头看看血月的光线有点担心,在这样的光照条件下不会变异吧?如果成功的话以后就是灵药园了,叫来玄大锤叫它按时浇水,得给它找点事做,不然老是睡觉不象话。

    封了了洞口后继续按地图朝人多的地方去,万里之外就是海天盟所在地海天岛,渐渐海妖多起来,不过都被玄大锤的血脉之威吓得远远的,这怎么行!收了玄大锤展开很久没用的破天蝶翅,慢慢往前飞,还真是欺欢怕硬,空中海里的攻击不断了,要的就是这个效果,连山排海,血月飞镰,菜刀乱空,钉拳爆体,打得酣畅淋漓,五年多的郁闷一扫而空,打完收工神清气爽,收获良多,各种海妖身上值钱的东西都收集起来,虽然级别不高,但蚊子再小也是肉,浪费是不对的,还用摄魂幡收了几只六、七级海妖的神魂,感到幡阴风阵阵都有点控制不住了,赶紧在幡上打入连山六甲符,一翻炮制后摄魂幡品质明显上升。

    不久感到前面有人在群殴,我激动地奔了过去,人都是群居性动物,五年多的离群索居,很容易让跳脱的我得抑郁症。前面一大票人在混战,大都是塑身境,两边的塑神带头大哥在单挑,终于见到活人了!热泪盈眶满含深情地注视着打斗场面,多么亲切感人啊!真想找个板橙瞌个瓜子慢慢享受。在我的深情注视下两边渐渐不打了,怕我当渔翁,我歉意地说:“你们继续,别管我,我只是打酱油的”,两边的人警惕地看着我,不相信我的鬼话,小心地慢慢退走,看不成戏找人问问路吧,我朝着同一方向的一拨人追了过去,那个带头大哥迎了上来,戒备地问道:“道友何事”,我露出最灿烂的笑容一拱手答道:“道友请了,我想到海天岛,但迷路了,想请道友带一程”,也许是刚经过一场混战后实力不济,没把握拿下我,也许见我确实没有恶意,最终允许我跟着。一路上经过交谈得知,这是一股苦海中的苦逼势力,生活在最底层,以猎海妖为主营生,有时也帮大势力扎扎场子挣点小钱,领头的叫王顺,塑神初期,十几个人中只有两个塑神,不过起了个很拉风的名字:镇海会。

    象镇海会这样的游击队是没有根据地的,眼下就落脚在前面的小笠岛上,岛不大但有座小城,人来客往很是热闹,镇海会在城里买了一个大园子作为会所。客气分手后找了个客栈安顿下来,第二天在城里悠转熟悉环境,麻雀虽小五脏俱全,商行,散市,茶楼酒馆人流涌动,这也难怪,这里靠近外海,讨生活的人都需要有个就近的交易场所,变卖所得,补充给养,放松紧崩的神经。行进在人流中感觉真好,看来我真是个俗人,恋恋红尘,修不了真,成不了仙,别人为修行只争朝夕,只有我闲得蛋疼。每次进级都是被逼的,当初是老族长拿条子抽的,后来是被追杀吓的,再后来是为找孩子急的,道心不坚可见一斑。可什么是道心?为了那个所谓的长生,所谓的至尊,就心急火燎往前奔,却不知风境在路上。天地真的不朽吗?永远有多远?至尊有多尊?为何高处不胜寒?无论仙与凡,人生只是一个过程,而不在于最后的结果!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