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惹霍上申最新章节!

    “她说话的声音,就像个男人……她逼着莫姨交出某样东西,莫姨坚持说没有,说不知道。她就搬起一块石头砸了下去……她的力气很大,我……我当时就站在她身后,莫姨看见了我,叫我快跑……我不应该跑的,不应该四处乱跑……可我当时太害怕了……这个魔鬼……魔鬼……”接下来,景止断断续续,一边咒骂,一边夹杂着抽噎,捂着脸终于说不下去了。

    “不。如果你不跑,你也可能会被杀的。”一个五岁的孩子如何和身高马大的的凶手抗衡。虽然霍景行没有看到那一幕,但他仿佛看到了倒在血泊中的莫姨,看到景止像只受惊的兔子在山林小道上疯狂逃蹿。他突然想起申诺说过的一句话:也许,景止亲眼目睹了一场谋杀!

    呵,当时听来犹如一个笑话。可现在看起来,是他太刚愎自用了。谋杀,没有发生在校园和课堂上,而是发生在景止遥远的记忆里。

    人心,永远比灾难更可怕!

    这么说,景止攻击那些女老师,也都是因为这个女人男相的凶手。霍景行嗤之以鼻地摇了摇头。他在嘲笑自己,嘲笑自己的自以为是,他应该早就听从林清玄的建议,带景止去看心理医生,就不会放任这个秘密折磨景止这么多年,更不会让杀死莫姨的凶手逍遥法外这么多年。

    “你放心,我一定会找到这个家伙的。”霍景行的脸色寒气逼人。不管事隔多少年,不管这个魔鬼逃到了天涯海角,他也会让对方尝到生不如死的滋味。为了莫姨,也为了申诺。

    “这个魔鬼一定是个认识爸爸,还熟知爸爸的人。说不定,就是当时考古队中的一员。”景止斩钉截铁地说。

    “为什么?”

    “因为她当时找莫姨要的,正是爸爸的钢笔。”

    父亲送给莫姨,最后又落到申诺手上的派克笔吗?那只钢笔里到底藏着什么样的秘密?霍景行的目光在申诺的房里扫了一圈,也不知申诺把失而复得的钢笔又藏到了哪儿。

    他稍加思考,蹙起了眉头说,“可景止,当初和父亲一起考古,最后和我们一样幸存下来的只有他的两个学生。但他们早在五年前,因为一场车祸就去世了。”

    “你说什么?”景止瞠大眼睛,“我不信,我不信,我不信……”

    霍景行看着他愤怒地敲打着桌子,甚至把申诺的英文练习本抓起来,揉作了一团,知道在弟弟心里,肯定一直想亲手杀死这个纠缠了他十多年的恶魔。

    等景止痛快的发泄了一阵,他慢慢走过去,用力地捏了捏景止的肩头,“行了,景止,都已经过去了。如果莫姨还活着,肯定不希望你一直为她背负仇恨。你是无辜的,那些被你攻击的女老师,她们也都是无辜的。”

    只有放下过去,才能直面未来。

    景止情难自抑的又痛哭起来,说出藏在内心的梦魇,似乎让他终于得到了解脱。霍景行默默的陪了他一阵。直到他控制住情绪,毅然决然地抹了把脸,“哥,你说,如果让miss申知道,是爸爸的学生杀了她妈妈,她……会恨我们吗?”

    这句话,把霍景行问到了。我不杀伯仁,伯仁却因我而死。如果莫姨没有和父亲走得很近,没有帮父亲排困解忧,照顾景止,父亲也没有送莫姨那只钢笔,她还会被父亲的学生盯上吗?

    霍景行抱着那罐有毒的蛋白质粉,独自来到书房。从书桌底层的一个抽屉里,拿出了一本相册,里面几乎记录了他和景止的童年。其中有一张正是父亲在云南考古时,和考古队员们的合影。

    后排的中间有两个紧挨的男人,霍景行盯着其中一个扎着马尾,面孔粗犷的男人,哑然失笑。当年的考古队里,根本就没有女人,年幼的景止大概错把这个长头发的男人当成女人了吧!想到这儿,霍景行拿出手机,给林清玄打了个电话:

    “清玄,你哪天有空,能来我这儿……不,还是我带景止去你那儿一趟吧。”

    “呵,你终于想通了。”林清玄在电话里笑,“可我不是专业的心理医生。而且,景止一直对我有抵触。”

    “但我只信任你。”霍景行说。谁也不敢保证,面对一个陌生的心理医生,景止的抵触心理会不会表现得更强烈。

    这时,电话里传来一个女人兴致勃勃的声音,“我发现,林老师的这束百合往这儿一放,整个病房里顿时显得亮堂多了。”

    这不是申谨的声音吗?“你在医院?”霍景行对着电话脱口而出。他觉得自己前一分钟对林清玄的信任,表示得太草率。

    “霍景行,你现在不会认为,出现在申老师...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