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阴谋家最新章节!

    跨越万水千山在这异国他乡遇见,夏璇不会再徒劳地说服自己这只是偶遇。她很清楚,厉净凉来找她了,不管出于什么目的,他的心意她是可以确定的。

    回眸,夏璇淡然又疏离地望着他,可那双桃花眼眯起来笑的时候却泛着连她自己都无法察觉到的妩媚,一双娇艳欲滴的红唇离得他那么近,如果不是在酒店大堂,他恐怕早就……

    “你放开我。”夏璇开口,说着无情的话语,“又想马儿跑,又要马儿不吃草,厉先生可真会做买卖。”她试着挣脱他,大概是担心会膈到她肚子的关系,厉净凉用的力道并不大,她这么一挣就挣开了。

    厉净凉站直身子拍拍西装外套上并不存在的尘,眼神斜斜一瞥,那个高傲清贵的模样真是性感得令人心驰神往。

    “你说一个怀孕五个月的女人凌晨五点多出门是要做什么事呢?”

    这话问的,分明说的就是她,旁敲侧击的有意思么?夏璇开口想要反驳,但酒店大堂经理却走了过来,身后跟着去叫他的前台小姐,由经理用蹩脚的中文说道:“老板,要住哪个房间?我让人帮您送行李上去。”

    嗯?怎么酒店的经理要称呼他为老板?难不成只是礼貌的称呼?不对,她可没见他叫聂政老板。

    夏璇正在想这个,一时没注意厉净凉的动作,所以当厉净凉将她横抱而起时,她吓了一大跳。

    “你干什么!”她惊悚地注视着他,紧紧环着他的脖颈,生怕从他怀里掉下去动了胎气。

    厉净凉稳稳当当地抱着他,修长迷人的丹凤眼轻瞥一侧,平淡说道:“送到她的房间就好。”

    ——标准的英文,还是英腔,倒是给中文不太好的大堂经理解了围。

    那人松了口气,连忙让人将厉净凉的行李送去了夏璇的房间,夏璇无语道:“那是我的房间,他要住进去是不是得经过我的同意?”

    大堂经理满眼不解地看着她,一脸的你在说什么请慢一点我听不懂的样子,夏璇……服了。

    厉净凉就这么公主抱着与她一起进了电梯,等电梯门关上一切尘埃落定时才放她下来。

    脚一落地,夏璇便立刻使劲拧了一下厉净凉的胳膊,顺便后退一步离他远远的,大概是想瞪他,可最后出来的眼神却风情万种,煞是勾人。

    哎,这扰人的桃花眼。

    厉净凉转开眼看向了一边,不自觉躲避着她的注视。说句实在话,谁也没办法否认厉老板天生的不凡外貌,不笑时威严端肃,微笑时风流跌宕,气质高贵,单单往那一站,就让人又是想看又不敢看。

    幸好电梯很快到达了她住的一层,她心里已经有决定,所以没再和厉净凉废话,抬脚便朝外走,走到一间房间外时轻轻敲门,看她这动作就知道她回的不是自己的房间。

    果然,她很快就开口道:“既然厉老板喜欢我的房间,那我就让给你好了,我和别人挤一挤。”

    她礼貌一笑,在房门打开时满脸是笑地看向了屋里的人。

    “聂叔叔,你起这么早啊?”

    聂政其实早就醒了,已经出去跑了一圈,刚刚洗完澡换上衣服。他先朝夏璇点点头,随后看向她身后,眼中带着点疑问。

    夏璇摆出忧愁的模样:“聂叔叔,我也是实在没办法才来打搅你的,你看我,这外面有一个,屋里还有一个,男人多的都没地儿住了,只好把自己的房间让给他了。在我新开一个房间之前,可以先在你这儿休息一下吗?”

    聂政自然不会拒绝,侧身给夏璇让路,可厉净凉怎么会允许她借宿在别的男人那儿?即便那个男人已是不惑之年。

    “聂总,幸会。”

    厉净凉一手抓着夏璇的手,眼神疏离随意地落在聂政身上,眸子上下一沉,锋芒内敛。

    聂政含笑说道:“在这儿能碰到您厉先生,我才是三生有幸。”

    “你们认识?”夏璇插嘴道。

    厉净凉玩味看她:“不如你熟。”

    这话说出来,怎么带着一股说不清道不明的酸味呢?

    厉净凉自己都皱了皱眉,想润色一下,可又不知道该怎么圆,最终还是继续沉默了。

    “ar集团的老板,想不认识都难。”说着恭维的话,可聂政的脸上却丝毫不见什么推崇,他淡淡道,“你不是累了?进去休息吧。”

    夏璇想挣开厉净凉,可这次怎么都没法儿成功,她无奈之下只好放弃。

    “算了,聂叔叔你先休息吧,我先回房间。”

    看她有点气馁,聂政思索了一下说:“厉先生是你的……?”

    这个问题正中某人下怀,他在夏璇开口之前回眸说道:“我是他的男人。”略顿,看看她的肚子,补充道,“孩子的父亲。”

    夏璇头疼地按了按额角,要是他在发布会上说这话,她一定会高兴地哭出来,现在说还有什么用呢?在所有人眼中,她已经是云若舟的女人了。

    对于厉老板的宣言,聂政只是微微颔首,朝夏璇赞叹道:“两个都不错。”

    ……聂老板也不是吃素的,这话真是杀人于无形啊。

    眼见着厉净凉脸色阴沉下来,夏璇急忙拉着他回了房间,生怕他给聂政什么难堪,那可是她敬重的恩人。

    进了屋,关好门,这位祖宗才松了手。他粗鲁地扯下西装外套丢到床上,再次将她横抱起来,虽是有些急切,却异常温柔地将她放到床上。接着铺天盖地的吻袭来,她一阵胸闷,不得不沉溺在这强势又小心的温柔之中。

    当厉净凉精疲力竭地躺倒在她身边时,他脸上已经没什么表情了。

    夏璇盖着被子,眼睛闭着,与他间隔一条手臂的距离,谁都不说话,气氛少了暧昧,有些凝重。

    “厉先生满意了么?满意了可以走了吗?”

    许久,夏璇开口说话,语调很轻,像是累极,言词之间带着些戾气。

    厉净凉很长一段时间没吭声,等她的话过去好久才响起他与往日无二的声音。

    “你什么时候走,我就什么时候走。”

    夏璇诧异地侧眼望去:“您不用管您的公司了?”

    “互联网。”他言简意赅。

    夏璇冷哼一声,嘴角的笑有些骇人:“那你当我是什么?想起来了就玩玩,涉及到你的利益就丢到一边儿,我是你的玩物吗?”

    厉净凉掀开被子下了床,赤着身子捡起地上属于他的衣服,面无表情地看着她说:“你不是我的玩物,我他妈倒是快成你的玩物了。”

    难以置信,风度翩翩绅士端庄的厉先生竟然飙脏话,夏璇的嘴巴直接张成了o型。

    厉净凉最后看了她一眼,转身离开,去衣帽间换衣服。等他穿戴整齐出来时,天已经大亮。

    他拉开窗帘靠着窗户安静地待了一会,拿了烟盒抬脚朝门口走。

    “等你和聂政见完面我再回来。”关上房门时,他已经将烟夹在了手中。

    等她和聂政见完面?这是什么意思?厉先生说话越来越难懂了。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