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火影]完全攻略卡卡西最新章节!

    日上三竿。

    大朵大朵的浮云在湛蓝的天空游荡着,尽管只是临近中午的太阳,已经洋洋洒洒地为整个木叶村镀上了一层金边。

    漩涡鸣人擦擦额头的汗,大大咧咧地舒展了个懒腰后躺在地上,身边散落着七零八落的苦无,四周都是茂盛的树木,同样湛蓝的眸子里倒映着被树叶缝隙切割的棉白的浮云。

    眼前渐渐由模糊到清晰地能看到一个黑发少年的轮廓。

    闲下来的时候,还是会想起那个人的。

    鸣人望着天空出神地发着呆。眼皮渐渐地越来越沉,半眯着的眼睛正要阖上时,一抹樱色直跃眼帘,一个激灵打散了困意。

    “鸣人。”不同于以往打招呼时轻松的语气,春野樱的神色严肃,声音不知为何听上去微微有些颤抖,“她回来了,鞍马鹤云。”

    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鸣人只觉得气血从脚底一股脑地涌了上来,鲤鱼打挺般地从地上跳了起来,激动地几乎是吼出来:“她在哪儿?现在在哪儿?”

    “火影大人正在……哎?鸣人?”

    话未说完,小樱只觉得少年已经化作一阵风消失在眼前。

    *

    “这三年都在哪儿。”

    “不好说,去了好多地方呢。”

    “佐助呢。”

    “佐助?哦~鼬哥哥的弟弟呀。我不知道。”

    面对栗发少女漫不经心的态度,纲手美目怒瞪,死死地盯着鞍马鹤云,凌厉的目光像是射出的利箭要穿透少女的心思般。

    鹤云满不在乎地抿了抿嘴,伸手把垂在身前的发丝撩到耳后,歪着头,似笑非笑毫不畏惧地看着纲手,毫不掩饰自己一副“我就是不告诉你你能拿我怎么样”的模样。

    气氛剑拔弩张到了极点。

    纲手的双拳越握越紧,隐隐可以看见手背上暴露的青筋。卡卡西也有些惊讶地看着鹤云。

    眼看火爆美人即将大发雷霆,一旁一直沉默不语的银发忍者忽然开口请求:“纲手大人,请您交给我吧。”也没有细说是把人交给他还是把事交给他,亦或两者都有。

    纲手目光复杂地在两个人身上扫来扫去,似是在权衡事宜轻重,最终垂下眼眸,把椅子转向窗口,默许了卡卡西的要求:“你们走吧。”

    银发忍者微微点头示意,领着鹤云出了火影办公室。

    一出门就看到金发少年在长廊里不耐烦地来回转悠,明显已经等候多时。鹤云隐隐能猜到对方的目的,但还是装作惊喜地问:“鸣人?你怎么来啦?”

    立刻感觉到肩膀被一双手用力地捏住,迎面而来的冲击力把她摁在墙上,背脊重重地撞击上坚硬冰冷的墙面,鞍马鹤云有些吃痛地低低呻吟了一声。

    “佐助在哪里?鹤云桑你知道的吧!”

    卡卡西迅速地反应过来,捏住了鸣人的手腕,稍稍用力便使得他松开了手:“鸣人,你冷静点。”视线不自觉地瞟向鹤云,同样在等着她的回答。

    鹤云揉了揉疼得有些麻木的肩膀,努力逼回了因为疼痛而快从眼角溢出的泪水,上下打量面前少年一番,眉眼一弯,换上一张虚假的笑脸赞叹道:“鸣人,好久不见!哟,长高了呀,还变帅了。”

    漩涡鸣人顿时石化,大脑一片空白,下巴惊讶地几乎要跌到了地上,额上不由渗出了狂流不止的汗。

    倒并不是因为听上去不怎么真心的夸奖,而是印象中的少女性子内向得出奇,从来都是怯生生地躲在卡卡西老师身后,极少跟同龄人有所交流。

    这真的是同一个人?

    等思维重新开始运转时,面前已经空无一人。

    *

    木叶村相较于两年前更繁华了。街道上人来人往,喧闹的交谈中夹杂着小贩络绎不绝的吆喝声,并肩同行的鹤云和卡卡西却始终一言不发,与周围热闹的街景显得十分格格不入。

    卡卡西心知这回揽了个大麻烦,双手抱头无精打采地走着,不时地再瞥一瞥身边陌生又熟悉的少女。而鹤云则对三年未见的木叶村充满了新奇,大眼睛不停地东看看西瞅瞅。

    一直到推开宿舍的门后,经过了三年成长的少女省去了对卡卡西的后缀,半倚在门边,环顾四周后对银发忍者说了第一句话:“家里什么都没变啊,卡卡西,你是不是很怀念从前?”慵懒的神态像是只在撒娇的小猫。

    “你变了。”卡卡西意识到少女对他称谓的改变,没有过于纠结,牛头不对马嘴地回答后径直走到厨房,回过头弯起眼睛:“嘛,中午想吃什么?”

    竟然一点反应都没有?鹤云微微皱起眉头,随后耸耸肩,走到沙发边很随便地躺了下来:“不吃了,有点累,我睡会儿。”

    连续赶了这么多天的路,是真的累了,没多久卡卡西便听到了均匀又沉重的呼吸声。

    卡卡西感觉也没什么胃口,便出了厨房轻轻走到沙发边蹲下,细细地看着少女熟睡时的脸。嘴角有些下撇,似乎在做什么不好的梦。虽然吃惊于鹤云性子的转变,但脸的轮廓还是能跟三年前重叠上的。

    默默在心里叹了口气,卡卡西从房间拿出从前鹤云专属的毯子替鹤云盖上,发觉毯子好像也短了一截_(:з」∠)_……

    啊啊,这种“吾家有女初长成”的感觉让卡卡西觉得有点惆怅,“嘭”的一声化作青烟消失在房间里。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