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人若犯我最新章节!

    给我一杯忘情水,换我一生不伤悲。

    林轻被他压得不得已后仰。

    栏杆只到腰的高度,她半截身子就这么仰了出去。楼下的音响声和人声冲击着耳膜,有一瞬间林轻的大脑一片空白。

    李洛基把她逼得弯成一张弓,才眯着眼睛喜怒难辨地说:“我还真没想到,连王信宏都被你捏住了。”

    林轻伸出一只抵撑在他压下来的胸口,另一只手抓紧栏杆,嘲讽道:“刚才还大哥大哥的,这会儿就连名带姓了,我倒没听洛淳背着你喊李洛基过。”

    李洛基腾出只手捏住她手腕,低头,高挺的鼻子几乎贴上她额头:“怎么这么不听话?”

    他身上有酒气,有烟草味,有皮具味,有男人古龙水的味道,还有女人的香水味。

    林轻一直知道他是个复杂的人,就算这十多年下来,她也不敢说能把他看得多明白。

    她手腕顺时针一扭,朝着他薄弱的大拇指一别,挣开他的手,身子一侧,从他的禁锢里脱身出来,斜倚在栏杆尽头。

    林轻看着他笑着摸了摸大拇指,尽量让自己平静道:“我一向不听话,就是不知道你指的是我没听你的话陷害我爸那件,是没听你的话把牢底坐穿那件……”抬手指了指下面人群,“还是没听你的话从他们眼皮子底下滚蛋这件?”

    栏杆边上有个小沙发,平时是东哥专座,专门给他俯瞰东城万里江山。

    现在从楼下随便拎一个都比东哥有江山,东哥自然不能坐这儿,于是这个位置就让不见外的李大公子占了。

    李洛基靠进沙发里,翘着二郎腿,露出皮鞋和裤脚上的手工针脚,松了松领带,像从前那样勾了勾手:“林轻,过来。”

    林轻哼哼:“我傻了才过去。”

    林洛基笑:“都和王信宏搅在一起了,还不傻?”

    林轻继续哼哼:“和我以前干的傻事比起来,王信宏算什么?”

    她从围裙口袋里摸出个啤酒瓶盖,在手指间夹着:“我干过最蠢的事,是和你搅在一起。”

    默默无言站了一会儿,她看了看楼下陆续离开的人群:“不早了,江安安和她的威猛男朋友还等着李总。”

    特意强调了威猛两个字。

    李洛基不在意:“那就等着吧。”他坐起来身子前倾,仔细看看了林轻的表情,“怎么?不高兴?”

    林轻“嘣”地把瓶盖弹下三楼:“不高兴,谈不上。难不成像从前那样,谁上过你的床我去整谁?我不是15岁很多年,不想干这种费力不讨好的事了。得新人欢心的是你,得旧人仇恨的是我。从前丁巾巾那么久不敢和你做,难道不是怕我整她?这几年她放开了吧?”

    她干笑两声:“没我帮你扫清障碍,连江安安都敢明目张胆把你当鸭嫖……李洛基你干什么!”

    在她说话的时候,他站起来,耳钉划出一道亮线,单手毫无预兆地穿过她腋下……

    就这么把林轻拎起来了。

    李公子单手插在裤袋里,把林轻当哑铃一样一上一下举来举去,探头看着下面人群,闲话道:“几年不见越来越没礼貌,连句哥哥都不叫了。模样是出落得让我欣慰,就是该有肉的地方却没长进。”

    林轻被这种上上下下的享受搞得头晕,伸手一抓扯住他领带,勒住他脖子:“放手。”

    “呼”的一下,林轻整个人被往栏杆外一抛。她吓得赶忙松手去抓栏杆,这个当口被他从背后按住,那据说硬邦邦的胸被压在铁栏杆上。

    李洛基从她身后欺身上来,低头在她耳边警告:“离王信宏远点,林轻。”

    林轻被压得肺都要挤出泡了,艰难憋出一句话:“王哥哥好像比李哥哥靠得住,您说是不是,李哥哥?!”

    “咣”的一声,是李哥哥一脚踹翻了边上的宝座:“林轻,我就不该让你出来。”

    林轻被压得胃里直恶心,还不等回话先干呕两声。本来还想继续放狠话的李大公子吐了口气,抬脚把刚翻的沙发勾起来,又顺手把她扔沙发里,掰开下巴扔了颗药进去,靠在墙上点了根烟:“说你不听话还不承认,都和张海滨那种废物斗上了。”

    林轻愣了一下,才明白他之前说的不听话是喝酒的事。她抬头看向他手指间那一点火星,半晌神情有点空洞。

    “我15岁的时候第一次知道你有很多女人…...还有很多男人。那天晚上跟着你进电梯的是一个叫mia的模特,个子很高,腿很长,手上的gucci是你买的,身上的l也是你买的。第二天你问我为什么感冒了,我说我揍张海滨的时候出了一身汗,被风吹2b了。其实是我2b地在酒店外头的花坛坐了一晚上,我不敢进去,大堂经理认得我。”

    李洛基手里的火星晃了晃。

    她站起身来,正了正围裙,摸出一枚硬币,“嘣”地弹到他脚下:“李洛基,谢谢你陪了我十一年,今天咱们把前账结了,日后算起后账也干净点。”

    她走向梯子,临下去时转头过来。

    “洛基哥哥,我花了这么多年才明白,我叫不醒装睡的人,就好像我永远感动不了装傻的人。”

    过了不知道多久,李秘书探了个头上来:“李总,您在这里啊!江小姐在楼下见人就问看见您了没有,要不要我去知会江小姐一下?”

    听李洛基没说话,李秘书也不敢动,半晌见他扔了烟蒂,慢慢爬下梯子:“我困了,回去。”

    李秘书一脑袋汗:“江小姐那边……”

    李洛基:“她想找就让她接着找。”

    李秘书:“李总,我们还要和寰宇做生意的,这个时候得罪江小姐不好吧……”

    李洛基停住脚步,回头了然一笑:“你说得对。”他接过李秘书递来的长外套,“叫张秘书来接我,今晚你去陪她。”

  &n...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