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臣妻最新章节!

,连带刚才宁艳殊送来的信一起塞到了同一封信里,只待稍晚寄出。

    弄好这些,他才注意到贴身小厮手中的东西,“这是什么?”

    “三少爷,你自个儿看吧。”

    汤圆?徐楚钰眉头微挑,认出了龛中之物。想不到在庄子上住的四表妹还能吃上这些?难不成是自个儿做的?想不到四表妹身边还有熟悉南方吃食的人。

    “去,先各层拿两个煮一碗给少爷我尝尝。”

    *******

    “阿钰,你手里提着啥?”徐老太太杨氏问道。

    老人眼尖,徐楚钰一出现,提在手中的盒龛就被注意到了。

    “南方的汤圆,和咱们这边的元宵差不多。”徐楚钰进屋后寻了个位子坐下,将盒龛放在一旁,给自己倒了杯茶水喝了起来。

    “谁给的?”徐老太太疑惑了,什么人会把吃食托给她这孙子?

    “你们外孙女孝敬你们的。”

    两老对视一眼,“是艳殊?”

    徐楚钰给了两老一个肯定的眼神。

    “竟然是那个孩子。”两老挺意外的,“这孩子有心了。”

    “这玩意儿味道还是不错的,陈妈,你拿去煮来给祖父祖母尝尝。记得这玩意儿要用水煮,千万别蒸和煎啊。”

    “好的三少爷,陈妈知道了。”

    汤圆煮出来后,两老倒是赏脸,每样馅儿的汤圆都进了两个。把陈妈高兴得喜不自禁,心里对宁艳殊这个表四小姐也充满了好感。要知道老太爷和老太太随着年纪越大,胃口就越不好,非正餐时候能进那么多汤圆,很不常见,这都是表四小姐的功劳啊。

    *******

    左相府

    “相爷,朝花院的魏夫人去了。”相府的大总管穆福感到很悲催,他觉得他管着相府的后院,能让他短寿十年,真心的。

    其实,他们相爷不重色,后院的姨娘也不多,一直就维持着三头两个的数目。以相府如今的权势来说,这点数目真的是一点也不多。远的不说,就说右相盛世清,他家的姨娘侍妾粗粗一算,便有十来个。从这点就可以看出,他家爷确实不看重这些。

    可从他家主子的后院住进第一个女人开始,这些年不断有人死去。

    你说吧,那些姨娘纳回来,除了服侍相爷外,相府又不虐待她们,所提要求呢,只要不过分,通常都会得到满足,而且纳回来的姨娘也都是心甘情愿的,可她们还是时不时地去一个。十几年来,数目确实让人很吃惊了。

    最近几年,虽然碍于相府的权势,明面上无人敢议论,但背后,不少人说相爷命硬,克妻,虽权势滔天,但命中注定无妻。凡是嫁给他们爷的女人,都不得善终。

    如今听到相府纳妾,家世好点的姑娘都忙不迭地拒绝,她们惜命得很。

    说起这个,穆福就生气。要知道,其实他家相爷落得这个克妻的名声多半还是皇室的功劳。

    你说你们当皇上当太后的喜欢做媒是吧,但麻烦你们也谨慎点给挑好点的啊,竟乱点鸳鸯,老把那些柔弱的女人塞给他们爷。那些柔弱的女人不是药罐子就是走一步喘三下半只脚踏进棺材的人,自然是活不长啦。可恶的是,那些女人死就死了吧,竟然还害得他们大人落下了克妻的名声,真是可恶至极!

    想他们相爷,是多么丰神俊郎的人,实在不该承受这种无妻可配的苦楚。

    穆福知道,其实他们相爷的命格不是这样的。早年,妙一大师曾说过,他们相爷的命格厚重,唯有如同凤命这般贵重命格的女子可配。若所聘之人非此命格,轻则折寿,重则丧命。

    这批言,当时知道的人不多。而穆福恰好是其中之一。

    当年老皇帝还在,他们家爷可没有如今势大。

    当初他听到时,差点没把他老人家吓死,心里满满都是担忧。凤命命格,那不是配皇上的吗?

    后来不出所料,当年爷衷情的那一位,果然在合八字时被发现是天生的凤命。

    当时妙一禅师批命之语,只有极少数人得知,后来不知为何,竟传开了。迫于当时言论,这亲事,自然是不成了。如若不然,敢娶凤命女子,那是亦/裸/裸的不臣之心啊。

    其实还有个女人能不被他家相爷克到,那人就是住在京郊别院的那个疯女人,那人跟了他家相爷有十年了吧,一直性命无忧,想来是极少数没被他家爷克到的一个。可惜,相爷不喜欢她,甚至是厌恶她。

    “又没了?”正在处理公务的程雅道眉头一皱,这都第几个了,“好好安葬罢。”

    对于侍候过他的女人不断逝去一事,其实他也颇为无奈。

    只要是他明媒正娶的妻子,最长活不过三年,最短的只是定了亲尚未过门就香消玉殒了。

    他的侍妾也是天底下最不爱争权压利的了吧,因为但凡只是略抬了份位,必是霉运连连祸事不断,有时甚至会丢掉性命。久而久之,他后院的女人便对升份位一事从敬而远之到惧怕不已。她们安分,在物质方面他亦不曾亏待过她们。

    幸而,他后院的女人也不多,都是他当年势弱之时上峰同僚送的,还有就是老皇上赐下的,经过这些年,尚在的并不多了。好像还有三个还是两个?他有些不记得了。

    想了想,他又加了一句,“厚待其家人。”他记得这个魏氏是个挺安分沉默的人。

    “爷,要不要抬些新人入府?”穆福问。

    “随你。”说完这句,他又沉下心思批阅公务了。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