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臣妻最新章节!

    静怡郡主被保护得很好,并未被撞到。撞到的夏柳和她的一个随从。

    此时的封静怡,又气又怒,根本不欲多作停留,转身就欲进入状元楼。

    可捂着脸的田芷看到宁艳殊一行人时,眼中有着意外。接着,她快步上前说了几句话,并且目光不离宁艳殊他们。封静怡一开始并未理会她,可田芷不知道说到什么的时候,封静怡停了下来。

    宁艳殊隐约听到宁家四小姐池公子什么的,接着,便看到封静怡回头看了他们一眼,然后就走过来了。而一直跟着封静怡的随从侍卫也四散开来,不让人再靠近。

    这么大的动静,不远处的宁家人不可能看不见。宁芷殊欲上前,却被宁季禹拦住了。

    宁芷殊刚狠狠得罪了静怡郡主,他虽然不知道静怡郡主找宁艳殊做什么,可他不会允许宁芷殊再去火上浇油的。可是尽管如此,宁季禹的目光依然难掩忧虑。再怎么说,宁艳殊也是他的妹妹,宁季禹既担心她被欺负,又担心她不知轻重,让宁家又一次得罪于静怡郡主。

    而周围的书生尚未散去,加上封静怡刚表明了身份,众人关注着呢,此时见有好戏可看,岂有不看之理?

    看着封静怡一步步走近,宁艳殊心一沉,知道多半是来者不善了。

    封静怡待行至她跟前,宁艳殊发现,她比自己高了足足一个头,只见她停在自己三步外,微抬着下巴,“你便是宁瀚清宁侍郎的四女?”

    封静怡的声音不小,周围的人闻言,顿时议论纷纷。

    “宁侍郎的四女?那不是宁四小姐,原来她就是宁四小姐啊。”

    “吾观之姿色一般,不知她有何可自傲的,竟然连培新兄都瞧不上。”

    “连皇上都说了,此等女子非良配,不娶也罢。”

    这些人声音不小,宁艳殊他们又没耳聋,自然都听了个真真切切。

    别人怎么想的,宁艳殊不知道,但她知道自己心里有些不舒服。尽管告诉自己别在意陌生人的看法,但没人会喜欢自己被人如此指指点点,唾弃厌恶的。

    宁艳殊身边,秋月和夏柳都目露惊慌害怕,而大强和明心,则是怒视着周遭说他们小姐闲话的人。

    宁艳殊不知道这些书生们会如此打抱不平,皆是因为他们认识或者知道池玉树这个人。

    按照惯例,秋闱后榜上有名的举子们便会前后赶往京城参加来年的春闱,一般书生们都会在年前抵达,一为备考,二为将来打关系套交情。都知道前来参加春闱的人,都是有真才实学的人,事先交好准没错。指不定九天过后,他们身份一变,便是云泥之别。

    对这些提前到来的书生来说,住宿就成了问题。这些人通常有三种子选选择,有亲戚投奔的便投奔亲戚,无亲戚的住客栈酒楼。第三种选择也是最好的选择,那便是若能得到朝中官员的亲睐,帮忙安排好幽静之处作为读书之用,那是最好不过的了,如先前的池玉树一般。

    如果住酒楼客栈,首选的便是及第街状元楼,待状元楼客满后,他们才会选择旁边的客栈住下。

    住在及第街的书生们时常会举行一些以文会友的诗宴什么的互通有无。经过两三个月的相处,彼此间也相熟了,谁肚子里有几分墨水,大家都心中有点底了。

    池玉树先前住在宁家时,也时常出门到及第街见一见同窗同年什么的,后来因宁艳殊一事,谢过了宁瀚清的一再挽留,从宁家搬了出来。

    此举颇显风骨,更因此赢得了书生们的一片赞誉,再加上他文采确实不错,在这些举人学子里也颇有名望,而且皇帝先前在宁家对他的评价,无形中给他加了不少分。众人心知肚明,池玉树这是在皇帝面前过了明路了,只要春闱的成绩不差,必能得到重用。

    这样的人,在他未发迹前,愿意与之结交的人数不胜数。

    所以知道池玉树的人很多,那么知道宁艳殊的人也不会少。

    书生本来就是最清高不过的一个群体,看不起宁艳殊的人比比皆是,而且嘴巴巨毒,此时的话还算是轻的。

    “我正是宁艳殊。你是?”宁艳殊尽量保持平静。

    “你是聋了吗?刚才那边那么大声响你都听不见!”田芷嘲讽地看向她,宁艳殊,原来你的名声比我想象中还要差啊。

    宁艳珠淡淡地扫了她一眼,“抱歉,刚才离得太远,我只听到两声巴掌响。”

    “你!”被揭了短的田芷恨极了她。

    “好了,本郡主叫封静怡,你可记住了?”

    宁艳殊并不算太意外,可脸上还是装出吃惊的样子,行了一礼,“民女参见郡主。”

    明心他们也跟着行礼。

    “起来吧。”封静怡将宁艳殊上下打量了一遍,眼中难掩清傲与挑剔,“还以为你有多出众呢,也不过尔尔嘛。”

    宁艳殊颇有些无语,她也从没说过自己有多出色好不好。静怡郡主如同估算物品的目光让她有些不舒服,可是她此时也只能尽量忽略心中的不舒服,有些人你表现得越是屈辱,他越是欺负上瘾,唯有让他觉得无趣了,才会不理会你。

    只见宁艳殊扯开一抹讨好的笑,目露真诚,“那是,艳殊蒲柳之姿,自然比不得郡主国色天香。”

    这话对刚刚受了打击的封静怡似乎很受用,再瞧她也不似讽刺自己的样子,神色总算和缓下来了,“算你还有自知之明。”

    “事实摆在眼前啊,民女想不承认都难。”宁艳殊继续恭维她。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这样的宁艳殊让想找碴儿的静怡郡主都恍神了。

    见封静怡看宁艳殊越来越顺眼,田芷有些急了,她引封静怡过来是想找宁艳殊碴儿顺便泄火的,可不是为她引见讨好进而得到封静怡的赏识的。

    “郡主,此人目光闪烁,嘴角僵硬,神情极其不自然,明显是口是心非之相。郡主可不要给她骗了。”田芷看着宁艳殊的狗腿样,语带焦急,眼神愤恨。

    封静怡一愣,继而大怒,恨恨地瞪着宁艳殊,“险些教你给骗了。”

    宁艳殊此时不宜与封静怡对上,即使她辩赢了封静怡,仍然处于劣势,唯有另辟蹊径方能脱困。心思电转间,宁艳殊直指田芷,“你才大胆!你说我口是心非,莫非是认为郡主长相不如我?你这是对皇族的大不敬!”

    封静怡一听,明显愣了一下,待回过神来时,看向田芷的眼神顿时不善起来,她最讨厌别人说她长得不好了!

    田芷心中一惊,难道她知道?面上却是一副被冤枉了的受辱样,“你胡说,我没有!”

    “有没有你自己心里清楚,幸亏郡主乃皇室中人,受上天恩泽,生而贵重,自然神明通达,明察秋毫,所以不为言语所惑。我真不真诚,是不是口是心非,郡主自有判断,用得着你来挑拨离间?难道你以为你很聪明,比郡主还厉害么?”

    前面静怡郡主越听越受用,前面越受用,后面就越如芒刺在背,静怡郡主看向田芷,眼中不悦明显可见。

    田芷心中暗叫了一声糟,“郡主,我没有!你别听她乱说。”就算有,她也不能承认!

    “郡主,你看,她眼神躲闪,现在这模样才叫心虚呢。”宁艳殊不失时机地落井下石。

    “你果然这么想我的?”静怡郡主眼中的猜疑更甚了,眼珠里甚至跳动着火光,随时都有可能暴发。

    这个草包!竟然轻易便叫宁艳殊用言语迷惑住了!尽管心中郁闷得不行,可田芷却直接跪了下去,面上却是一片委屈,“没有没有,我怎么会这么想你?我们多少年的情份了,难道还比不上一个陌生人说的两句话么?”

    静怡郡主面色一怔,看向宁艳殊的眼神充满了狐疑和估量。

    田芷心中一喜,知道她这苦肉计生效了。

    与之相反,宁艳殊的心一沉,知道被她这么一弄,前面算是事倍功半。此时,已容不得她退缩,“田小姐,虽然我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但我知道你看我不顺眼,甚至恨我。但你不能因为这样,就利用静怡郡主达到你不为人知的目的!可你知不知道你这么做,对郡主是多么不利?你要是真心把郡主当朋友,念着这么多年的情份,就不该挑拨她毁了自己的名声。因为不管如何,人都...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