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
赘婿中文网 www.zxzw.net,最快更新果园飘香之独宠医妃最新章节!

    “小姐,我们还没去京城了,怎么就有人来刺杀了?”莺歌问。

    “就是因为我们还没去,但是正要去京城。”杜晓璃说,“碍着别人的路了,自然会有人不想我们活着。”

    “是那位夫人?”夏鸢问。

    “除了她们还能有谁?谁让皇帝将这嫡子嫡女的位置给了我们。”杜晓璃说道。虽然她不稀罕这个嫡子嫡女的,但是这也算是苏素心身份的一个肯定,她们不能不要!

    莺歌探出头去看了那些刺客一眼,说:“就他们派来的那些人,还不够我们塞牙缝呢!”

    杜晓璃笑了笑,这一手刺杀,不仅不会伤害到她们,还将京城里那位的心思暴露无遗。打草惊蛇了啊,咳咳,她怎么将自己比喻成蛇了呢!

    侍卫看到第三辆马车里探出头的莺歌,里面还有杜晓璃,说:“老大,在后面的马车里,我看到那个女的目标了!”

    刺客老大一听,既然确定杜晓璃他们就在这里,那这一行人都不能放过了,便开口道:“遇到我们了,你们就别想过去了。给我上!”刺客老大一挥手,他身后的黑衣人全部从马上飞过来,将前面四两马车全部包围了。

    杜晓璃旁边的窗帘一直虚开着,让她将那些人的身上看了个清楚。他们会派人在这里拦截她们,肯定是将自己这边的人手和实力摸清楚了的。所以排出来的人实力比杜云寒留下的高一些,人数也要多一些。

    可是他们没有想到从阜阳出来后,杜晓璃她们回和孟家人一起,虽然她不知道梦家人的身份,但是昨天就发现他们的侍卫动作迅速,整齐划一,一看就是精心训练出来的。这些刺客遇到他们,也算是倒霉。

    果然,不等那些刺客靠近,孟家和杜家的侍卫纷纷拔刀迎了上去,只留下几个在马车周围保护。

    其实孟家的侍卫都是从皇家军队里选出来的,因为孟家在京城有着超凡的地位。孟博文是皇帝的老师,并且他的儿子也是现在太子的老师。两代太傅,京城谁敢惹?就是皇帝看到孟博文都得恭恭敬敬的,不然就会被天下人唾弃!

    而孟博文这次是回老家清明扫墓的,因为身体不是很好,在老家呆到六月才回京。得知先皇的老师要回家,皇帝特地派了禁卫军护行。

    所以说,这群刺客的运气真不好!

    不过谁也没想杜家会和孟家一起不是?!

    很快那些刺客都被解决掉了,那个头头一看情况不对,一早就逃走了。他逃走的时候,正好被杜晓璃看到,他脖子后面有一个印记。

    “太老爷,都处理好了。”侍卫队孟博文说。

    “天子脚下居然敢如此猖狂,回去我定要和皇上说说好好彻查此事!咳咳……”孟博文太过气愤,说道后面都咳嗽起来。

    “好了,你自己身体不好,别那么生气了。”孟老夫人劝慰道,随后又对外面的人说:“派人去请京城府尹,让他们来处理这些尸体。我们继续赶路吧。”

    “是,老夫人。”外面的人应了一声,随即就有人骑上马先一步回了京城。

    这里离京城已经不远,骑马快的话来回也就一个时辰不到。

    过了一会儿,马车再度启程,晃晃悠悠的继续朝京城前进,终于在天黑之前到了京城。

    进了城门,杜晓璃他们便要和孟家分开了,临走的时候孟夫人拉着杜晓璃的说,说:“晓璃啊,你看我爹的身体不怎么好,如果以后有什么事情的话,还要多多麻烦你。”

    杜晓璃看了看精神已经好了很多的孟博文,说:“这个没问题的,不过晓璃有一个小小的要求。”

    “诊金自然是不会少的。”孟夫人以为杜晓璃要说这个,开口说。

    杜晓璃摇摇头,说:“我的要求不是这个,而是想请孟爷爷你们帮我保密,不要将我会医术的事情说出去。”

    “就是这个?”孟夫人问。

    杜晓璃点点头,看着孟博文,甜甜一笑,说:“孟爷爷会帮晓璃保密的吧?”

    孟博文看到杜晓璃的样子,捋了捋自己的胡子,大笑了两声,说:“行,我便帮你保守这个秘密。”

    “谢谢孟爷爷。”杜晓璃笑着说。

    “那如果有事,我们去哪儿找你呢?”孟夫人问。

    “我也不知道我们那是哪儿。”杜晓璃从来没来过京城,也不知道杜云寒的老窝在哪儿,她转身看着自己的队伍喊道:“长风。”

    长风走过来,说:“小姐。”

    “我老爹的老巢在哪儿?”杜晓璃问。

    ——额,老巢!

    长风感觉后脑勺冷汗滴落,回答说:“直接说右相杜府,整个京城的人都知道的。”

    “哦,我居然忘了!”杜晓璃还想着前世找人得知道哪条街哪条道,忘了现在自己的老爹也是名人,府邸肯定是大众都知道的。

    “孟婶婶,有事你们派人去杜丞相府上找我就是了。”杜晓璃转身对孟夫人说。

    “原来是杜丞相的儿女,果然不错。那我们就先走了,回头有空多去看看老头子,知道吗?修恒你也来。”孟博文一直都比较欣赏杜晓璃和杜修恒,听到他们是杜云寒的儿女,也没有太过惊讶,笑着同他们道别。

    “嘻嘻,我们有时间就会看望你们的。孟爷爷孟奶奶孟婶婶再见!”杜晓璃和杜修恒说道,然后退了开去,让他们的马车过去。

    等他们都走了,杜晓璃才问:“哥哥,你知道他们住在哪儿吗?”

    杜修恒摇摇头,说:“不知道,你不知道?”

    “我也不知道。”杜晓璃说。

    “你昨儿晚饭后不是和他们聊的很高兴吗?在他们屋子里将他们逗得哈哈大笑的,还那么晚才回房,难道你没问?”杜修恒问。

    “咳咳,我忘了。”杜晓璃说。

    “那算了,如果以后遇到了再问,遇不到就算了。”杜修恒说。他也觉得孟博文他们挺好的,但是也才认识一天,没那么深的感情。

    “少爷,小姐,那应该是孟太傅和家眷。”一旁的长风说。

    “太傅?!”杜晓璃没想到孟博文居然是太傅,那可是皇帝的老师,位列三公,正一品啊!

    “这位应该是孟博文孟老太傅,他是先皇出生入死的兄弟,皇上的老师,他的儿子孟唯仁是现在太子和皇子的老师。在京城能有这样气派的孟家人也就只有太傅他们了。”长风解释说。

    “哦,这样啊。先不管了,我们先回去吧。”杜晓璃说着回到了自己的马车,杜修恒上了马车后,长风回到自己的马上,带着马车往丞相府走去。

    “没想到遇到的人居然会是老太傅。”马车开始行走后,夏鸢感叹道。

    “你知道?”杜晓璃问。

    “我们虽然以前在江湖行走,但是这每个国家的重要人物还是知道的。听说这孟老先生是出了名的怪脾气,也是非常严厉的,就算是皇上犯了错误,也照罚不误。但是先皇当年能够继位,孟老先生功不可没,而且还只担任了太傅这么一个虚职,很得先皇信任,知道他惩罚皇子们也不说什么。”

    “也算是个传奇人物了。”杜晓璃说,然后侧身拉开窗帘,看着外面的街景。因为进城后杜修恒就不允许杜晓璃将车帘拉开,所以杜晓璃只能偷偷开了一点,看着外面的人来人往的,看了一会儿觉得无趣,又放了下来。

    “这京城真的比其他城市热闹不少。”莺歌说。

    夏鸢点点头,她也听出来了。莺歌和夏鸢虽然没有看,但是她俩都有武功,能听见外面的声音。

    “毕竟是凤鸣国的京城,发展自然要好些。”杜晓璃说。想到繁华背后的腐烂,她忍不住叹了口气。

    “小姐可是在担心回家后事情?”夏鸢问。

    杜晓璃点点头,说:“勾心斗角什么的虽然不怕,但是也不喜欢,如果有可能,我还是想到村子里去住。”

    “这附近哪儿有村子啊,京城附近的地都是那些官家买下了的。”夏鸢说。

    “我也就想想,听说很多有钱有权的在郊外修庄子,要是有地的话,我们也去弄一座,以后不想在家里住了,还能去郊外散散心。莺歌,这就交给你了。”杜晓璃说。

    “小姐,这个我早就准备好了。”莺歌回答说。

    “你什么时候弄的啊?”杜晓璃惊讶的望着莺歌。

    “去年就准备好了啊。那时候小姐刚把事情都交给我们的时候,我给小姐说了一下,那时候小姐你说要到京城来,我就开始让人准备了。”莺歌说。这些事情都是莺歌在处理,虽然她性子比不上夏鸢稳重,但是处理起这些事情能力还是很强的。“而且还让他们在庄子种了小姐爱吃的葡萄,北方的熟的晚一些,再过阵子应该就熟了。”

    “真的?”一听到莺歌还让人种了葡萄,杜晓璃兴奋的一下子抱住了莺歌。她是记得莺歌好像是给自己提过这个事情,但是她没想到她真的将这个事情办好了。“那我们有时间的时候去庄子上看看。”

    “是,小姐。”夏鸢和莺歌同时应道。

    马车行驶过几条繁华的街道后,进入了一条清幽的街道。轻轻挑起窗帘,杜晓璃发现他们现在行驶的这条街道比之前的街道还要宽一些,但是却没有什么人,显得很安静,而街道两边不时会有一座修的很气派的房子,上面写着什么什么府,看来都是大户人家。

    突然她看到了一座明显差一些的府邸,上面写着牛府,便将长风叫了过来,问:“那可是牛井的府上?”

    “是的小姐,那是牛御医的府邸。”长风看了一眼,说。

    看来牛井在太医院混的还不错啊,因为一般的御医是没有自己的府邸的,都是住在太医院统一安排的住所。

    “好你个大师兄,等我逮着你,看你给我怎么说!”杜晓璃有些生气的说。如果不是牛井,自己现在就用进京,更不用用这个身份进京!她对外面的长风问道:“我如果要去拜访谁,应该怎么做?”

    “只要事先递上拜帖就好。如果对方接了拜帖,小姐便可在拜帖上说的时间去了。”长风说。

    送拜帖?估计看到拜帖,牛井就逃了。看来这个办法不行,她得另外想办法。此时她还不知道,牛井现在根本就不在京城。

    而此时的牛井正在千里之外的地方,看着正在扎营的军队,有些欲哭无泪。他才来这么短的时间,他们就要班师回朝了!想着杜晓璃现在已经在京城等着自己,他就想逃啊逃啊逃!

    “唉!”

    小山坡上,牛井气闷,喝了一口酒,遂又想到就是这酒害的,气得将酒葫芦扔到了地上,看着往外流的酒,一阵儿心疼,又下去给捡了回来。

    “哟呵,你说我们这牛大御医这是怎么了?居然会和酒置气!”

    身后传来一声调笑,牛井捡了酒葫芦转过去,看到是一身盔甲的韩冥熠和季流风,行了个礼,说:“定王,少将军。”

    此时季流风已经是二十一岁的大小伙儿了,当初还有些稚嫩的人儿已经长成迷倒万千少女的型男,穿着一身银白色盔甲,看上去威武霸气又不失风流本性。

    而韩冥熠也已十八岁,刀削的脸庞比当年还要冷峻,浑身散出一股冰冷的气息,让人不敢轻易靠近。一身黑色的盔甲在修长挺拔的身上,不像是累赘,反而如装饰一般,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更加有魅力。

    季流风在山坡上上坐下,说:“牛御医,你这是怎么了?这么闷闷不乐的。有什么不开心的事情,说出来让我们开心一下。”

    牛井给了季流风一个白眼,自己爬回小山坡,说:“少将军,我这儿已经够烦的了,你们还看我笑话!”

    “我这不是看着你心情不好,想让你说出来,省得糟蹋这美酒啊!”季流风笑着说。

    “唉,酒真是害人的东西啊!”牛井又爱又恨的看着手里的酒葫芦。

    其实他很少让自己喝醉,毕竟自己是个大夫,但是和杜云寒喝酒那天正好是他妻子的忌日,一时心伤,便喝醉了。

    季流风看了韩冥熠一眼,又对着牛井问:“看来你这是被酒给害了呀!难怪会跑到我们这里来。哎呀,你该不是喝醉了,把哪家的姑娘给糟蹋了吧?!”

    “去去去,我这把年纪了还糟蹋什么姑娘。要糟蹋也是姑娘糟蹋我!”牛井说,想到见到杜晓璃自己会有的下场,他觉得这两条腿怎么老是想跑呢?

    “不是糟蹋了姑娘,那你担心个啥,还跑到这里边城来躲避。”季流风心里更加好奇了,问道。

    “还不是晓璃那丫头她……”牛井说了一半,突然又停下了。

    “杜晓璃?她不是在南方小山村吗?怎么还将你吓到这里来了?”季流风想起大年那个说自己笑的很骚包的小村姑,虽然在杜庄只住了短短几个月,但是到现在他们还会不时回忆起当初那段单纯美好的时光。

    听到杜晓璃的名字,韩冥熠的眼神闪了闪,坐在季流风身边不说话。

    “唉,反正你们回去了也会知道的,我就告诉你们吧。”牛井叹了口气,将事情的始末都说了一遍。

    “你说什么?!丫头是杜云寒的女儿?!”季流风瞪大了眼睛,望着牛井一脸的不敢置信。

    “她娘是苏素心?”韩冥熠一下子就猜到了杜晓璃的身份。因为生者对死者的忌讳,他在杜庄的时候都没听人说过苏素心的名字,没想到居然会是当年那个第一美女苏素心。更没想到杜晓璃居然会是杜云寒的女儿。

    季流风一脸同情的看着牛井,说:“老头,你惨了!那丫头可是睚眦必报的性格,你坏了她的好事,啧啧,不少层皮,估计也会少块肉。”说着还拍了拍牛井的肩膀。

    “难怪你会跑到边城来。”韩冥熠想到牛井将会被杜晓璃追杀的样子,脸上的表情缓和不少。

    “我估摸着在边城带一两年,回去的时候丫头气也消了吧,没想到这仗这么快就打完了。”牛井叹了口气,现在还是想想回去怎么面对杜晓璃的怒火吧。来硬的肯定不行,那就只有来软的装可怜了。

    “那丫头进京了?”季流风问。

    “以我对杜云寒的了解,他肯定会把杜晓璃兄妹弄到京城来的,现在应该已经到京城好久了吧。”牛井说。

    “那以后京城就好玩了。”季流风和韩冥熠的心情都不错,只有牛井一个人愁眉苦脸。

    牛井对杜云寒的猜测不错,但是没猜对的是杜晓璃她们今天才刚刚到京城而已。

    长风带着马车来到一座豪宅前面停下,下马对后面的马车说:“少爷,小姐,我们到了。”

    杜修恒和杜晓璃从马车上下来,看着修的霸气十足的府邸,说:“没想到这老巢居然是这样子的。”

    看了看冷冷清清的大门,杜晓璃心里冷笑了一下,这一来就想给他们一个下马威吗?

    不过也对,现在整个杜府估计都不愿看到他们回来,没人出来迎接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长风也没想到除了两个守门的侍卫,大门里外一个人都没有,本来他们的职责只是将杜晓璃他们送到家,其他的安排都应该由夫人来安排了,但是现在没人,他只有硬着头皮说:“少爷,小姐,我们进去吧。”

    “走吧,哥哥。”杜晓璃上前推了杜修恒一把。

    杜修恒气愤的情绪在看到杜晓璃笑眯眯的眼睛时缓和不少。当初决定回来,还有一个原因便是查清当年的事情,还母亲一个清白。所以这家,不进也得进。

    走过前面的庭院,长风不知道该将杜晓璃他们往哪儿带,正当他为难的时候,一个人丫鬟走了过来,说:“你们就是少爷小姐吧,夫人说了,你们一路舟车劳顿,先带你们去住的地方休息。长风侍卫就不用去了。”

    长风知道这是钟梅清身边的丫鬟小翠,见有人来接手杜晓璃他们,便说了一句劳烦了,然后向杜晓璃他们行了个礼,转身离开了。

    “少爷小姐,走吧。”傲慢的态度,轻蔑的眼神,很是看不起从乡下来的兄妹俩。还没等杜晓璃他们回话,转身就走了。

    杜修恒想发火,被杜晓璃一把拉住了手臂,跟他摇了摇头,拉着他跟着小翠往后院走去。

    谁先沉不住,谁就输了。既然那位夫人这么想和自己玩,那她就奉陪到底了!

    小翠将杜晓璃他们带到了一间破旧的院子里,说;“夫人说最近住房比较紧,就委屈少爷小姐在这里屈就一下,等... -->>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

请安装我们的客户端

更多好书 离线下载 无广告阅读

下载APP
终身免费阅读